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很久综合最新地址发布站『www.gghhee.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25)



               第二十五章
  太阳已经西斜,余晖折射在窗户上,映出一幅幅美妙的画面。在这个城市里,
每一扇窗户的背后都有一个属于它自己的故事,而没有人知道,在阳光之下,就
在这警察局里,刚刚发生着无比香艳刺激的故事。
  妈妈已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凌昭那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的,仅仅几个
小时之内,这个下午,从起初的百无聊赖,到被神秘人暗中调教,最后被凌昭再
度强奸,已然身心俱疲,身体仿佛被抽空一般,无助的靠在椅子上,眼睛漫无目
的的看着夕阳下的大千世界。
  也不知过了多久,妈妈慢慢恢复了一些体力,神智也渐渐清醒,从那个漫无
边际的世界回到了现实,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装束,才意识到自己的境况有多窘迫:
浅蓝色的警服衬衫凌乱着,领口的扣子还处于开解状态,一双丰乳伴随着略显粗
重的呼吸波涛汹涌的起伏着,深蓝色的警裙下面,略显凌乱的肉色丝袜包裹着一
双完美无瑕的美腿。那本该庄严神圣的制服,此时此刻更像是情趣的添加剂。
  倘若不知内情的人看到妈妈这般淫靡,绝不会联想到故事的女主角是一名端
庄大方,气质优雅的女警花,相反只会认为这是一位角色扮演的妓女,刚刚激情
过后,还沉浸在欲海的幻想中。
  「自己怎么会变的如此淫荡了!」妈妈无奈的叹了口气,接下来竟仿佛鬼使
神差一般,缓缓地将警裙撩在腰间,双腿分开,一双丝袜美脚呈60度角搭在桌子
上,透过薄纱般的丝袜:大腿内侧的「骚逼」二字的轮廓依稀可见,只是经过刚
刚凌昭猛烈的抽插,略微显得有些模糊。
  妈妈用手指隔着丝袜轻轻抚摸擦拭着大腿内侧的字迹,近期形形色色的片段
不断的在脑海中闪现,推断着神秘人的身份:
  刚刚在凌昭办公室,在他的威逼之下,自己被迫耻辱献身。但是回想当时凌
昭的反应和表现,尤其是从骚逼里面把跳蛋取出的时候,虽然轻蔑,但是眼神里
还是有些惊讶,凭借多年办案的经验,妈妈可以推断凌昭对神秘人调教自己这件
事情并不知情。如此一来,背后的神秘人范围进一步缩小:
  第一个答案并不用多说,自然就是「慧姐」,这个答案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
但是背后的水也深的可拍。初次见到她,这个女孩给自己的印象仅仅是一个很普
通的不良少女,但是随着慧姐对自己调教的深入以及近来发生的一切,这个女孩
愈发的不简单。
  首先她的身份,年纪小小,竟然和市里甚至省里的一些头面人物都有交际,
来头肯定不小。凌昭两次突袭胡彪和龙哥的场子,她都恰好的不在场,这些恐怕
难以用巧合来解释,现在虽然处于失踪的状态,但是凭借她的背景,想要找到安
全藏身之所并在暗中操纵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似乎也并非什么极难之事。
  另外一点不言自明:想到她那些凌厉毒辣的调教方式,对自己这个女警毫不
留情,残忍的毒手摧花,妈妈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最要命的是,这个女孩年纪
虽然和自己儿子相仿,但是对女人的了解恐怕远远超过很多男人,似乎自己的老
公也难以望其项背。
  在她的凌辱调教和药物控制之下,自己已经从一个受人尊重的女警花沦为一
条淫贱下荡的母狗。而更加糟糕的是她似乎彻底唤醒了自己内心深处原始的欲望,
每一次的调教之后,自己都会朝着欲海的深渊进一步堕落,已经说不清楚从哪一
次开始,自己已经期待那种被调教的过程和最后爽上天的感觉。现在虽然恢复了
自由之身,但时常在梦中出现自己被慧姐凌辱调教的场景:虽然残忍,害怕,但
是带来的快感与放纵也是无以伦比的,想到这里自己的身体深处不由得又重燃一
丝欲火。
  虽然仅存的理智还在不断的告诫着自己,但是自己的身体已经欲罢不能了,
一切的克制都只是自我欺骗的表象而已。
  「哎,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妈妈无奈的叹了口气,双手还在隔着丝袜,
不断抚摸着大腿内侧,忽然另一个片段浮现在脑海中:
  早上自己准备出门的时候,老公的注意力好像全部都放在那双黑丝美腿上,
片刻未曾离开。女人的直觉在这一刻瞬间放大,联想起老公回来之后的种种行为,
都与先前大相径庭:以前以前他对自己的丝袜美腿并未显得有特殊的情结,而这
次似乎对自己的长腿玉足特别着迷,审美的方式完全改变。
  重新联想到神秘人给自己的那些指令,表面上看,他对自己近来的际遇完全
在掌控之中,并故意留下「丝足」这样模棱两可的提示。但从另一个角度分析,
这完全有可能就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经历的这一切,或者仅仅知道一小部分,
通过这样投石问路的办法来探究自己的堕落情况。而自己当时在紧迫的情形之下,
也未想到这一层,不加甄别的就一一照做,反而让自己陷入一种进退维谷的境地。
  如果真是老公的话,那么情况将更加糟糕。
  「算了,就算自己知道了,又能改变多少呢?既然命运已然不在自己的掌控
之中,那么多思无益,一切就顺其自然吧,随心而活吧!」
  而就在自己不断分析推理的同时,妈妈的双手也并未闲着,起先仅仅是隔着
丝袜抚摸大腿内侧,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转移到了阴户之上。神秘人的推理一
时还难以盖棺定论,反倒是那被自己慢慢点燃的一团欲火越烧越旺,就这么自然
不自然的,妈妈便又无法压制内心的欲望。
  「老公,原谅我吧!志伟,原谅我吧!我就是一个淫荡的女警。」
  妈妈将丝袜褪到膝盖处,双脚搭在桌子上,阴户完全露出,淫靡的气息扑面
而来,神秘的地带已经溪水潺潺。妈妈闭上双眼,分开阴唇,两根纤细的手指捏
弄着敏感的阴蒂,电流一般的快感顿时充斥全身。与先前相比,被神秘人操控自
慰,刺激和疑惑占据了主导,而被凌昭玩弄则是屈辱和被强迫。而现在完完全全
是自己在主导着这具姣美的身躯。
  妈妈的手指不断抽插着泛滥的蜜穴,大腿根部夹紧并相互摩擦以带来更多的
快感,琼浆蜜汁沿着阴唇和手指缓缓流出,神圣的警花办公室变成了淫荡的乐园。
  「啊啊……江秀……你真的……好骚啊!」妈妈闭上双眼,尽情的享受着属
于自己的快乐,同时脑海里不断的联想自己被凌辱调教的场景,尤其是在慧姐高
压之下得到的满足,双手不由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干死你……骚警花……让你发骚……让你发浪!」妈妈被自己玩弄的已经
语无伦次,不多时就到了九霄云外,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尖叫,不多时,妈妈把自
己送上了高潮的巅峰!
  「原谅自己吧,江秀,这就是你的真实本质!」高潮过后,妈妈粗重的呼吸
着,此时此刻,再也不需担忧外界的烦忧,前面她遭受了各种凌辱虐待,而此时
此刻,她真真正正回归了自我。
  休息了片刻,妈妈体力恢复些许,但是精神状态却有了很大改观,先前只是
逆来顺受,而想清楚了这些以后现在却能坦然面对。
  妈妈简单的清理了沾满淫水的桌椅,打开窗户,新鲜的空气将先前的淫靡一
扫而空,最后按神秘人的指示将先前穿好的黑丝和内裤留下,自己穿着肉丝回家。
  忽然,妈妈似乎觉得哪里少了什么,仔细一对照,发现跳蛋居然忘在凌昭那
里。
  「天哪,真是太大意了。」妈妈懊恼不已,虽然自己可以接受再被凌昭玩弄,
但想到他那副嘴脸,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而神秘人的指令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敢
违背,毕竟一旦自己的视频和照片泄露出去,这个城市恐怕将永无自己的容身之
所。
  「当当」的叩门声终结了妈妈的懊恼,她打开门,凌昭正一脸不怀好意的打
量着自己。
  「凌局长,我……」看着凌昭这副表情,妈妈便猜到了一二,看了又要献身
这个禽兽了。
  「江队长,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啊……」凌昭开门见山,打断了妈妈。
  「算了,也不和你多纠结了,自己的东西自己保管好。」说完径直走近妈妈,
将手里的跳蛋缓缓从领口滑入。
  「长点记性……江队长,若是有什么把柄在什么人手里,可以和我说吗,局
里还是会尽力帮你解决的!」凌昭对着妈妈耳语,说罢在耳垂上咬了一口,然后
冷笑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
  「对了,别忘了后天的普法活动,你还要出席发言!」凌昭冰冷的声音远远
传来。
  冰冷的跳蛋沿着雪白的酥胸缓缓滑落,凌昭此举充满了轻浮和蔑视,而他所
没注意到的是,妈妈的眼圈虽然已经微微泛红,但是眼神里却并不是惊恐和紧张,
相反,那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你可以在肉体上征服我,但是在精神上,你永远
都是失败者,会有一天你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而就在这个下午,在我的家中,又是另外一副光景:
  妈妈出门以后,爸爸便在家中四处搜寻着蛛丝马迹,想要在其中找到一些端
倪,但是却无功而返,那个视频自己已经看过很多遍,虽然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
确认女主角就是妈妈,但是这种事情务必确保万无一失,否则这个家庭将陷入万
劫不复的境界。
  「到底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爸爸有些绝望了,重新登陆SEXINSEX,
那个《女警丝足品评》的帖子依旧火爆,评论还是那般露骨,忽然映入眼帘的一
条评论吸引了他的目光:
  「我这里有完整高清版视频出售,有意者请联系我,售价2000,非诚勿扰,
联系电话: 135 XXXXXXXX.」回复者:阿亮。
  出乎意料,在数百页的评价中,这条很快就被淹没了,反而有几个人留言说
是骗子,趁机勒索敲诈,并未当真。
  「死马当活马医吧」,到了这个时候,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爸爸打电话联系
了这个阿亮。
  「你好,请问是阿亮嘛?」
  「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你好,我是……」说到这里,爸爸却不知为何,说不下去了。
  「是坛友吧,要买那个视频?」
  「对对……就是。」爸爸擦了一把汗,天性本分的他自然对这些难以启齿。
  「嗯,算你识货,这视频2000,谁买谁赚。」阿亮态度坚决。
  「那怎么确定你说的就是真的呢?万一我打过去钱,没收到视频怎么办?」
  「这样吧,你在省城附近嘛,我们当场验证,到时候你给我现金,我给你视
频,钱货两清。」
  「这样啊……」爸爸有些犹豫。
  「有什么问题嘛?」
  「没有……只是我不在省城,现在过去要3 个小时,你到时候方便嘛?」
  「嗯……好吧,现在是五点,晚上九点半,我们在金龙网吧的包间见面。」
  「可以,就这么说定了。」
  打完这个电话,爸爸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他有种预感,这个
视频就是他想要的答案。
  与此同时,电话再度响起,是妈妈打过来的。
  「喂,老公,我现在准备回家了。」
  「喂……老婆,不过我今晚就不在家了,有急事要去省城。」
  「怎么,刚回家就要走嘛?」妈妈充满了疑惑。
  「没,过两天就回,那个什么,我们公司要和省城一个公司有个合作项目,
这次回来部分原因也和这个有关。今天约到了他们大领导了,晚上过去吃个饭,
交流交流。」
  「哦……是这样。」电话的另一边,妈妈沉默了一会,回答道。
  「对的,事情早点办完早点省心,到时候再陪你和儿子。」
  「好吧,那你注意安全。」妈妈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
  「好的,我知道了,回头我们联系。」爸爸挂断了电话,简单收拾行装,带
上笔记本电脑,重新奔赴省城。
  电话的另一边,妈妈显得有些沉重,虽然爸爸的回答没有任何问题,但女人
的直觉告诉她,此事肯定和自己的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静观其变吧。」
  而此刻爸爸也已在去省城的路上,他们都不知道的是,爸爸这一走,我家的
命运从此改写。
  时钟指向了晚上九点半,在金龙网吧的某个包间之内,爸爸正焦急的等待着
那个阿亮。爸爸此行很是顺利,金龙网吧地处省城繁华地带,酒吧,网吧,迪厅
大多集中于此,到了晚上更是显得热闹非凡。
  「不好意思,来晚了,路上耽误了几分钟。」稍微有些出乎爸爸的意料,来
人居然是个中学生。
  「东西在这,先给你预览一下。」中学生也拿出准备好的电脑,随机选了几
个视频点。
  爸爸心头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安稳了,而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相对比网上手机版本的,这个版本的清晰度和质感都是无以伦比的。
  画面定格在某一帧上,妈妈的一双丝袜美足各自被一个评委把玩在手心,完
美无瑕的玉足,晶莹剔透的丝袜,都成为了别人口中的佳肴,而那一瞬间,妈妈
双目闭紧,脸上去露出特别享受的表情。
  爸爸面如死灰一般,毕竟他在心理上还没有百分之百准备好接受这个残酷的
现实。
  「大哥……钱。」望着爸爸失神的样子,中学生提醒道。
  「2000块现金,拿着!」爸爸此时此刻无心纠缠中学生的开价是否离谱,他
只是想知道妈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嗯,知道了。」也看出了气氛的不对劲,中学生拿了钱,也没必要继续逗
留,准备离去。
  「等一等。」爸爸喊住了阿亮。
  「怎么?大哥还有什么问题嘛?」
  「视频你哪里来的?」
  「哦,我去过现场,正好认识他们一摄像师,要过来的。」
  「还有多少人看过?」
  「去过现场的有几百人吧。」
  「好了,你走吧。」爸爸不在理会阿亮,手颤颤巍巍的重新打开视频,却浑
然没注意到,阿亮在离开包间的一刹那,就给人拨通了电话。
  「媚姐,事情我帮你做好了,他收到视频了!」
  「嗯……什么反应?」
  「可能因为我这个陌生人在场,没有表现的太过分,但是从我们先前掌握的
情况来看,他应该是江秀的老公。」
  「好的,我知道了,事情办的不错。」
  「谢了,媚姐!」
  视频里面的场景充斥着香艳和淫靡,每一个场景都是那样的引人入胜,前提,
主角不是妈妈。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爸爸就这样一遍遍的看着视频,没有任何言语。
  「真是巧了,又见面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包间的门被推开,映入
眼帘的是一位风情万种的中年美妇,年纪大约四十上下,身穿一身大红色的晚礼
裙,红色的高跟鞋,举手投足间带着无尽的妩媚。
  此时此刻,她端着两杯红酒径直朝爸爸这边走过来,后面跟着一个服务生,
手里拿着一瓶红酒,这服务生不是别人,正是阿亮。
  「居然是……你们?」看到了阿亮,爸爸本就十分震惊,而那个女人正是爸
爸在机场遇到的那位中年美妇,爸爸慌忙把视频关掉,充满疑惑的看着二人。而
联想到当时在机场的种种,爸爸似乎有些尴尬,想说些什么,却并未出口。
  「阿亮,你出去吧,有事情再叫你。」美妇对阿亮说到。
  「知道了,媚姐,有事您招呼!」
  「一个人喝闷酒很难受吧。」美妇倒是很自然的坐在了爸爸身旁。
  「你来干什么,我没心思理你!」爸爸有些不耐烦。
  「哦?这倒是新鲜了,在机场你放我鸽子,现在又来拒绝我,你也不去打听
打听,我媚姐是这么随便让人打发的嘛?」美妇说完,得寸进尺,居然将胳膊搂
住爸爸。
  「你就不想陪人家喝一杯嘛!」
  「把手拿开。」爸爸态度依旧冰冷,充斥着不可抗拒。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包间里面的气氛充斥着寂静。
  喧嚣,物欲横流般的喧嚣,包间外面的气氛充斥着喧嚣。
  两种极端的气氛在迪厅里矛盾的共存,而爸爸此刻亦是心乱如麻,震怒,不
解,疑惑。
  「不解风情啊,你的老婆也算是个极品了,不知道哪里把你给看上了?」媚
姐叹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
  「陪我喝了这杯,我就告诉你。」媚姐人如其名,媚眼如丝,风情万种的盯
着爸爸。
  爸爸并未作答,只是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而媚姐仅是轻抿一小口,
性感的红唇在高脚杯上留下醒目的唇印。
  「先生,红酒可不是这样喝的。」媚姐依旧调戏着爸爸。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要说趁早说。」爸爸已然有些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
  「好吧,我们就简单一点,看完了视频有什么感想?」
  「你到底什么意思?」
  「不要试图伪装自己,上次你在机场的行为已经出卖了你。而且刚刚你在看
视频的过程,我也全程看到你的反应了!」媚姐步步紧逼。
  「你到底想干什么?」在这个美妇面前,爸爸似乎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
之力。
  「你是不是感觉很刺激?」媚姐开门见山。
  「我……没有。」爸爸否认道?
  「没有,那这是怎么一回事?」媚姐举止更加妩媚,居然将脚上的高跟鞋踢
掉,丝足径直挑逗着爸爸的下体。
  「想想你的警花老婆,被带到公共场合,被人对着一双丝袜美腿评头论足,
而且还献身了,你不刺激嘛?」
  媚姐一面还原着美足品评大会妈妈被人玩弄的场景,一面用丝袜脚继续挑逗
着爸爸那一柱擎天的阳具。
  「还要继续伪装嘛?你的身体已经彻底出卖了你!内心里,你有着严重的绿
妻倾向,已经证明你是一个淫妻的男人,也许你会嘴上否认。但是正常男人看到
视频的时候,都应该是暴跳如雷,立刻找到自己的妻子问清楚这一切,或者是自
己想办法冷静下来。」
  「而你统统都不是,你在翻来覆去的观看,你期望自己的妻子,尤其是这样
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是如何被别人玩弄,以满足你内心的畸形的快感!」
  「我没有……你胡说八道!」面对媚姐凌厉的攻势,爸爸已经招架不住,有
些语无伦次。
  「这不要紧,很快你就会知道你老婆的本质了,她就是一个淫荡的贱货,而
你就是愿意看到这个贱货被人肆意玩弄!」
  「你够了,我不想再看见你,你马上离开!」爸爸几乎是咆哮着说出来的。
  「哎,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见黄河不死心啊!给过你机会,可惜你自己
不吧我,就怨不得我了。」然后吹了个口哨,半分钟之内,五六个彪形大汉闯入
包间媚姐背后。
  到这里,爸爸已然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一个被人精心布好的局,但如今之势,
自己想全身而退可能性已经不大,局势完全在对方掌控之中。
  「你想怎么办?」爸爸几乎是咬着说出来的。
  「也没什么,就是要你配合我们一下,让你看清楚你老婆而已!」媚姐说着,
点燃了一支烟,幽深的环境里,香烟的火光将气氛烘托得格外诡异。
  「我能知道为什么嘛?」爸爸还是有些疑惑。
  「可以,不过不是现在,到时候自然让你明白。」媚姐吐出一口烟雾,幽幽
的说。
  「好,我答应你你,说吧,你让我怎么配合?」
  「早这样不就好了。」媚姐挥挥手,示意手下暂且退下。
  「我——要——让——你!」媚姐的其实俨然变得凌厉霸气。
  「跪下,给老娘把脚舔干净!」
              (未完待续)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很久综合』 -- 『www.gghhee.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