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很久综合最新地址发布站『www.gghhee.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龙妃公主赤玥的罪与罚】(完)



  世界,有无数那么多个,像眼前的,就是发生在一个与地球完全不同,并非
是建基在科技的单一种族文明上,反倒是由各式各样种族,以各具特色的文明互
相交缠,成为新的文明。
  火红色的秀丽长发在空中飘荡,丰满挺拔的双峰、纤细得使人难以置信的腰
肢,以及那浑圆优美臀部与修长美腿,以大多数人形智慧生物的审美观来看,绝
对是只能以惹火尤物作形容。
  「那就是这次的目标了吗?」玉指轻轻地沾在红唇上,有着傲人曲线的年轻
女子含笑地望向前方的商队。
  「是的,正如之前相同,随你喜欢。」在旁边站着一个正躬屈膝的中年男子,
从他讨好的神情看来,两者之间并非对等地位。
  红发女子挥了挥手,没有其他多余说话,但男子很清楚当中含意,故此在说
了声后就离去。
  灼热的气息从女子身上发出,有如火山爆发般,过於恐怖的高温转瞬间便将
她身上的衣服烧光,将她动身体态彻底地展现於自然。假如刚才那男人知道能看
到如此美景,不知是否还会选择离去。
  可惜他就算是留下来,其实也没有命看,全因为此刻浮现的并非是一般火焰,
实际是属於龙炎,赤焰红龙的天生龙炎,远比平常的火更为恐怖。
  『御龙者?我史黛菈身为龙妃公主,怎可能会有什么御龙者?』在那远古时
代中,源自诸神对龙族的枷锁。
  作为现世中唯一存在、成年个体最少也达到传奇级的传说种族,比什么黄金
精灵黄金泰坦更为强大的种族,每一条龙也必然会有与其相连、同享生命的御龙
者,这就是秩序诸神与混沌魔神还未分家前,共同对龙族施以的枷锁。
  烙印在命运石板上,每一名龙族成员也会有与之命运交缠,必需相伴一年的
御龙者,而御龙者源自於洛山人族后代。
  不过史黛菈并不甘愿,作为新世代赤炎红龙公主的她,绝对不会认同那些人
类,与刚被创造出来、最少也达至白银级别的洛山人族时代不同,目前普通人族
个性,大概就两至三个哥布林左右。
  别说像龙这种硕果仅存的传说种族,单是各种族都不会把哥布林列为战力,
真要打时,曾有纪录是三名普通矮人大妈,就驱赶了超过四十只哥布林。由此可
以想像人族的战力是多差。
  出於发泄、但更重要的是,按照龙族过往经验,大多数龙都是在不经意间碰
上让自己难忘的人类,然后建立友情、亲情之类,最后成为对方的免费实用型肉
盾。
  但自己的命运自己掌握,龙妃公主史黛菈决定走不寻常路,她决意用血洗方
式让自己成为人类之敌,那么按照御龙者一贯会是人族勇者的屎尿传统,自然不
会选择自己。
  在那被看中的商队中,在不为人在意的一辆马车内,坐着名极为年轻的少年,
他有着长至脚处的淡蓝秀发,安静地在看着书本,单纯看着已是有如画般美丽,
那怕他是个男的。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虽然他作为一个术士,魅力值冲高理论上就可以,但实
际上体质才是基本,想想一个身体虚弱、整天像个痨病鬼似的傢伙,能够有多少
吸引力呢,顶多引诱到些内心变态的少女,根本不能通用。
  另外术士靠天赋吃饭没错,但脑子多点东西,别在不适当地方用错误的法术,
而且智力冲高后,也能够像法师般学法法术,法术双修也是一条路。
  至於力量也不可像那些法师同行般持放弃态度,法杖是杖,在必要是能够当
钝器使用,毕竟杖没了顶多花大钱买根新的,命没了又不是游戏可以等死者苏生。
  敏捷和感知其实是很多法术系职人会不经意练高的属性,原因是在做实验时,
没有充够的身体协调性、还有对各种事物的感知能力,根本就不能好好地存活。
  也因此,在龙妃公主爆发时,婉若文学少女的他已有所感应。只见他右手抬
起,手中羽毛笔发出海洋般的光芒,然后化为一层水幕包裹着商队,让首波烈焰
只是将水变成蒸汽,被保护的人们只感到一股热气。
  「哦?很不错的法术。」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一道美丽的赤红身影站於烈炎,通红刺眼的焰光使人
无法看得真切,只能隐约由声音判断该是女性,不过在这多种族世界中,其实和
什么也不知没有分别。
  「原来有法师在,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强大。」龙妃公主霸气的声音让所有人
也听到,而大多数只是初中级实力的商团卫队,在龙威中早已脑中一片空白,要
不是从对方的话中察觉商队居然有法师在,早就被吓到士气变零了。
  赤炎在她手中就像玩具,在纤手一捏下,一根粗长长枪便已成形,然后投掷
而出。
  带着毁灭气息的长枪,自然不是随随便便什么阿猫阿狗可以接下,可以直接
说,除了身兼法师与术士双系的少年外,这商团没有任何存在可以。毕竟,那是
赤焰红龙王族成员,而且还是精英中的战斗机,还要是超级系的。
  带着梦幻色彩的蓝色花朵从空中盛开,一片花瓣就是一层防禦,而这株漂亮
的蓝色花朵就如同在生长,每当一片花瓣落下就会长出一片新的,彷彿无穷无尽,
能生长到永远。
  就在史黛菈乘着双方技能僵持时,打算本体发动突击前,一股异明的风吹拂
着她,看似温柔地抚摸着。受惊的她立时后退一步,摆出战斗架式,以防备任何
可能的袭击。
  一个巴掌无声无式地出现,蕴含着精纯水元素气息,是赤焰红龙先天相剋的
属性,如果她被击中,绝对会受到属性伤害加成。
  以青年龙而言,用游戏方式说明就是,力量34、敏捷29、智力19、体
质27、感知26、魅力19,堂堂魔武双修模板,甚至连人类传奇强者也不禁
无言、对上会超头痛的对手。
  更别说史黛菈还有精英与王族的加成,根本就是龙生胜利组,然后还去穷乡
僻壤和新手枪怪差不多意思。
  不过理论上该是由史黛菈获胜的战况,在少年认真地出手后被拖延,冰蓝色
的魔力枪如同不要钱般,从他身后空间激射而出。
  法术使出的速度是其中一个关键,史黛菈原先以为对方是法师,因此在心中
设定了相对流程,但在交手后才发觉有点儿偏差,同样是以法术为武器,虽然使
出的等级并不算高,就算她是在类人型状态下也不会怎么受伤。可问题就是施法
之间没有任何缓冲时间,一个接一个低阶法术丢了出来。
  『术士』,在龙妃公主心中想到了某个极为稀有的法系职业,也是人类独佔
的特殊职业,最初是通过生物炼金术,把某些血脉力量强行塞进人体,由此制作
出能与各式魔兽相似、先天拥有施法能力的个体。
  「没想到是条飞天母蜥蝪. 」少年看到史黛菈后淡淡地说道:「虽然还未成
年,不过算你不幸了,这次我刚弄好了件东西,试验品就自己冲上来。」
  说话间,少年从储物环中拿出了一顶散发着蓝白寒气的冰冠,那怕是像史黛
菈般已放出堪比火山的高热,冰冠还是立即将四周热浪驱散。
  在看到冰冠的一瞬间,史黛菈心头就涌起了难以形容的惊恐,好像是某个能
够剋制自己的东西,然而源自於龙族传承中,她并没有找到能够对上号的物品。
  看着人化母龙的表情,少年已知她本能上知道冰冠的可怕,但以龙族来说还
只是少女的她,看来还不了解当中原因。
  龙族这种被笑称为飞行蜥蝪的种族,由於实在太过於强大,世界意志将龙本
身概念化,成为了类似於地火风水光暗之类的一种属性,也因此出现了专门针对
龙族血脉的『破龙』属性。
  『征龙皇冠』是少年自制,用於学习破龙属性时造出来的炼金物品,与绝大
多数以破坏甚至杀死龙作为能力指标不同,其效果是影响龙族的精神,从而使对
方受自己控制。
  「去去,皇冠丢。」带着搞笑风格的咒语响起,由於使用的并非源自於自身
向脉的法术,少年在使用上也必需要有念咒过程,至於相关咒纹是建於冰冠内,
作用是通过法术强制戴在目标头上。
  俏脸上闪过一丝惊容,史黛菈虽然看似人类,实际上是龙,这世界上除了神
祗与魔神外最强大的种族,在感受到冰冠的可怕后,在察觉被丢出时已立时向后
退。
  按龙族的情况,她距离成年虽还有不少岁月,但作为食物炼顶端存在、拥有
优秀能力的她,有自信在避开冰冠这种有着明显针对性物品后,可以迅速地解决
眼前术士,再顺手把下方的商团清光光。
  事情诡异地发生了变化,冰冠奇妙地追踪着史黛菈闪避的路径,一点一点地
接近,更让史黛菈害怕的,是不管她作出什么攻击、或者试图把冰冠击飞回去,
所有攻击都会在冰冠前消失。
  「破龙属性!」面对越来越接近自己的冰冠,史黛菈带着悲愤地惊叫起来。
  特别是想到传承记忆中,有关破龙之物对龙族的威力,还是少女的她也不禁
感到害怕,但所有有着『破龙』属性的东西,龙族都会传承记忆中记下。
  「对,没错。恭喜你了,飞天母蜥蝪小姐。」少年似笑非笑地道。「顺便告
诉你,它是我制成不久的『征龙皇冠』,一开始你认不出来是正常。所以,就请
你好好地被我『征服』吧。」
  冰晶似的皇冠戴在红发少女头上,破龙属性使它无视了史黛菈的一切防禦,
蕴含於其中的能量化作通道,让少年能够直达少女龙的内心,还是已被压制了意
志的状态。
  右手一挥,原先全裸的红发少女便被披上新的衣裳,如果那是能称为衣物的
话。
  有如绷带的造型,将少女的重点部位包裹起来,神态茫然的她如同已被驯化
的女奴,乖巧地跟在少年身后回到他原先所在的车厢内。
  商队没有人敢来查问什么,唯一知道是『事情已经解决』,所以要继续上路,
至於详细情况,实力差距过大的护卫们根本无法了解,更别说各个商人们了。
  车厢内,已初步证实『征龙皇冠』功效一如设想,少年正难掩喜色,不过更
为重要的效果才正要使用实测。
  精神上进行征服,让对方在保有过往意识,但又打从心底服从,这才是征龙
皇冠真正效果,如果只是要制作出人偶,倒不如研究精灵大脑再进行洗脑会更快,
毕竟那个长寿种专出单蠢单位。
  说到心灵、意识,自然是在自己身体内最有优势,就算有征龙皇冠破龙属性
压制,还打通了直达心灵深处的通道,亲身下去还是改变不了客场作战的事实。
  所以从一开始,征龙皇冠就被设计成可以容纳意识,类似於魂器之类,至於
场地是否公平,那很简单,在压制后就会自动在目标意识中进行引导,龙族喜欢
亮晶晶的东西,冰冠除了亮晶晶外很漂亮、还很乎合龙族美感。再来就是戴上了
就是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东西算是自己主场。
  值得一提是,这个意志诱导是戴上后每秒进行一次,就算单次成功率只有百
分之一,除非是超不幸、又或者不受影响,否则在泡了个杯麵后,绝对是已经中
招。至於有破龙属性的东西对上龙,会否不受影响?呵呵。
  庄严肃穆的法院,是征龙皇冠所化成的心象世界,坐於台上、担任法官位置,
自然是创造出眼前一切的少年。
  旁边,是由法术能量所构成,作为律师、证人、观众等角色,用游戏述语就
是NPC。
  至於史黛菈则处身於疑犯席上,作为被告,她的灵魂通过了征龙皇冠所建立
的、充满了破龙属性通道到来时,早已千疮百孔,更别说在满溢到快要漏出来的
法院。
  「疑犯,通报姓名,以及所犯下的罪行。」少年敲着手中木鎚道。
  「史黛菈。洛费雅,我……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少女茫然的声音,
在法院内回荡着。
  然而迎接她的话的,是一阵阵诸如杀人凶手、恶魔等怒骂声,强烈的仇视气
氛,那怕史黛菈作为龙族、还有意志已被严重压制,还是不由得打中心底感到发
寒,更重要是不由自主地开始怀疑自己。
  「首先由控方开始。」少年的声音如在天外,掌握着审判权柄。
  「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被告犯下对智慧生物的灭绝罪,以她作为龙族的
实力,对弱小而又没招惹她的商队进行屠杀。」被设定为控方律师的魔力凝固体
开口道。
  就在史黛菈本能地想反驳时,她才发觉自己未能发出声咅,只不过她并没有
生气,因为有人代她开口了。
  「反对。」作为辩方律师的魔力凝固体说道。「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请
别忘记被告是龙族,龙族无视其他生命体乃是常识。就像人类,也会喂养牲畜,
待其成长后再宰来食用。」
  对,没错。史黛菈内心也认同这番说话,高高在上的龙族,又什么时候会与
那些低贱种族一起,当自己张翅飞过上空时,乖乖地交出财产才是正途。就像那
个叫人类的种族,他们也会养猪养牛再杀来吃。
  就在史黛菈在为那位为自己辩护的律师作出内心认同时,控方律师又展开了
新的罪行,然后辩方又一次说出自己心底话。很正常喔,身为龙族,闲时杀几十
几百个人类精灵哥布林什么的来玩,和杀窝蚂蚁没有分别,反正就是打发时间嘛。
  突然之间,就在史黛菈由於无法说话,对那位又一次说出心底话的辩护律师
默默地点三十二个讚时,重鎚敲打木板的巨响将她唤回,但此刻她对立在自己身
前的身影,已是极其少见的认同。
  「现在请被告自辩,解释作出屠杀其他智慧生命事件的原由。」少年法官威
严的声音,让史黛菈不由得心里发抖。
  「高贵的龙族不应有御龙者,被告作为龙族中的王室成员,立於众生之颠,
就更不可能接受让蝼蚁成为同伴。反正御龙者基本上都是人类,成为人类之敌就
别想会有御龙者。」在史黛菈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口中不自觉地模彷起刚
才一直诉说她心声的辩护律师的说法方式,更重要是,在提到自身时,并没有使
用『我』、『史黛菈』之类的名字或代词,反倒是像律师般,用『被告』作为代
词。
  「辩护律师,请问对於被告出於私欲,然后进行杀戮行为,是否有任何辩解?」
  控方律师大声地质问道。
  「回法官、各位陪审员,被告已承认自己是为了私欲,就像各位也会因为有
头蝨而把头发剃光一样,这只是预防行为。虽然是犯罪,但也是在情理当中。」
  奇怪的是,从这句话开始,辩护律师所说出的话虽然表面上还是维护作为龙
族的史黛菈,实际去细心思量后,就像在挖洞给她,等她乖乖地跳进去。
  然而史黛菈自身并没有察觉到变化,更重要是由於一直视之为自己的心声,
当此番言论说出来后,反倒是史黛菈自身发出了疑问,自己是犯了『恣意屠杀智
慧生命』罪了?
  那里有疑问,那里就需要解答,法院中一来一往的言论对决,在年轻的少女
龙眼中看来複杂异常,她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自己的『内心话』越来越站不住
脚,她,史黛菈。洛费雅,是犯下了大罪的罪龙。
  「本席宣判,被告史黛菈。洛费雅,『恣意屠杀智慧生命』罪名成立。」少
年法官在辩护律师词穷无法继续,再来陪审团一致同意有罪中,作出了最终的审
判结果。
  「我明白、我有罪。」沉默地站在被告席内的史黛菈,并没有反抗情绪,反
而有种解脱的欢愉,有罪者需受罚,这是不管任何种族也认同。
  「由於被告有悔意,故此判处『去名』、『生生世世作为所属御龙者的座骑』、
『彻底服从御龙者的任何命令』。」蓝发的少年法官望着红发的少女罪龙说道。
「至於御龙者,你自然会知道是谁,因为那是你身为龙的命运。」
  「多谢法官。」被审处『去名』,也就是失去姓名的少女龙以愉悦的笑容回
答,因为有罪的她得到了处罚,而不是消遥法外。
  「退庭!」
  伴随着此话落下,少女眼前一切也像云雾般散去,唯一能留下的,是已烙印
於心底的判决。
  一梦千年,在梦中经历千年岁月,现实中可能只是短短的一夜之梦,那么刚
才法庭的审判过后,回到现实当中才短短一瞬。如果有旁人在看,大概会震惊於
刚刚还茫然如人偶的少女,下一刻回复了灵动,但眼中的依恋连木头也看懂。
  高傲的本性没有改变,但对於打败了自己的少年,少女龙认同对方作为自己
御龙者,正如留在脑中记忆中法官所说,那就是命运的安排,是注定的。
  「我……」被判去名的少女开口,本来想报上自己的名字,但在那一刻才想
起了自己已经没有了姓名,故而停了下来。
  「坐下,然后告诉我你是谁,还有想做什么。」主导了一切的少年其实除了
她的姓名,以及是为了反抗命运外,详情也不太清楚。
  「本来我赤焰红龙的公主,为了摆脱命中注定的御龙者,所以一直在与王国
合作,帮他们杀掉那些无罪的商人,以期成为人类之敌。现在是被判处『去名』
的罪龙。」少女龙坦然地说出过往,然后在看了看少年后,一阵红霞浮在脸颊,
显得多了几分娇俏,无愧於魅力值正迫二十的属性。
  「那么你决定要如何做了吗?」作为术士,魅力值奇疤地比少女龙还高的他,
虽说没在有审判时给予暗示要她将自己视为御龙者,原因是在於他对自身魅力有
足够自信,要知道该属性已高到他对混邪阵营以外,全都有恆定信任+4、亲密
+2的地步。
  「我希望……」声音越来越小,少女漂亮的脸容已红得像苹果:「希望你能
够成为我的御龙者。」
  对龙族这些被高阶职业称为飞天蜥蜴,源自神祗与魔神所强加於命运中的御
龙者,是有着複杂的感情。像一条母龙与女性、一条公龙与男性,感情就算多深
也只是搞基或搞姬,不会出现人命。
  但母龙碰到男性、又或公龙碰到女性,在这漫长的历史中都指向了情侣、甚
至关系更为亲密的夫妻,也因此对龙族来说,向异性说希望对方成为自己的御龙
者,意思其实等同於求婚。
  「好啊。」目标终於说出自己期望的话,少年自然爽快地答应。
  古朴难懂的咒语从无名少女口中说出,是比目前已知的远古龙语、天界语和
深渊语更为古老,据说就是万物起源、至高者所使用的创世语。神奇的是,少年
明明不懂相关语言,但又能听懂当中含义。
  本该无法看到的命运丝线,在龙与御龙者定下永恆契约的一刻出现,短暂地,
命运之界与地表世界相互重叠,原先只是开始有所接触的命运,自此刻起,在咒
语影响下互相缠绕,直至命运尽头为止。
  一方,是穿着宽松法袍的少年;另一方,是只能遮掩重点部位的少女,在诸
神魔也无法进入的命运之界中,许下了比凡间夫妻更为庄重的誓言,交换生死与
共的契约。
  那是凡尘俗世所无法接触的所在,就算是最为高贵之人,在圣光殿堂举行婚
礼,甚至获得神祗祝福,也无法如此具体地表示出双方的亲密。
  「我的御龙者,请你赐予我名字吧。」方才的审判自然没法影响到命运之界,
但少女自身接纳了相关判决,命运也同样作出了回应,故此,在御龙者契约当中,
多出了为少女命名的仪式。
  「赤玥. 」处身於命运之界,少年在写着自己名字『艾欧』的丝线旁,轻抚
那名字暗淡的丝线道。
  「自此开始,吾之名为赤玥,为御龙者艾欧的龙。」随着少女的话落下,原
先己看不清的名字立即有了改变,化作新的名字赤玥.
  「吾为赤焰红龙。赤玥,愿生生世世作为艾欧的座骑,并彻底服从艾欧的任
何命令。」在征龙皇冠内的判决,在赤玥口中套上了御龙者的名字,响彻命运之
界,成为她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契约完成、境界分开,赤玥站在艾欧面前,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少年对结果极为满意,除了比想像中更为顺利,更难得是居然能够进入命运
之界,要知道那可是连神魔也无法进入的所在。
  「艾欧。」少女蕴含情意的声音,让少年回过神来。
  「跪下。」
  回应她的,并非是想像中同样情意绵绵的话语,但已烙印在她心中与命运的
顺从已成为本能,身体自然地跪在地上,俏脸惊讶的半抬着望向少年。
  「真乖。」伸手摸抚着能以精雕细琢作形容的容颜,欣赏比世上大多数美女
更为漂亮诱人的少女,像宠物般跪在自己身前,艾欧内心的兴奋是无法形容。
「从此而后我就叫你小玥吧。」
  坐回座位上,双腿张开并拉起长袍下摆,把那已经充血挺立的肉茎从裤裆内
掏出,让暗红色先端的出口与小红相对。可怕的是胯间那根并不像一般人类,而
是类似与龙,龟头顶上长着两颗肉角,棒身更如同有四肢般的突起物。
  「先帮我含吧,这次旅途根本没什么好对象。」
  俏脸靠近正抬头向天的肉棒,小玥张开樱唇,小心翼翼地将那龙头含入口中,
温热的口腔让艾欧感觉像在泡温泉。不过这很正常,小玥让津液流在口中,加上
赤焰红龙本就能轻易加温,她即时在口中制作出温泉来给爱人浸泡。
  檀口在艾欧指导下开始了前后套弄,特别是在少年要求下,小玥将诱人身躯
的最后束缚也解除,一双玉足张开着大腿跪着,同时也不断地抖动着身体,让她
硕大的豪乳也随之上下晃动。
  除了由於太久没有得到发泄,也由於小玥那超乎寻常的学习能力与创意,艾
欧没多久后就感到有发射迹象,故而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用力地把小玥的脸压
向胯间,好让龙茎能够直达少女喉间软肉。
  「给我喝光。」在怒吼般的叫声中,舒爽到极点的艾欧释放出欲望,浓稠的
白浊液不断地喷射,因为顶在喉咙的关系,那大量的黏液使小玥也感到吃惊,但
还是不断地吞嚥,满足艾欧的要求。
  「咳、咳咳……」就算是龙,以人型被强迫深喉口交加爆射,还是会有所不
适,那种近乎无法喘气的感觉在契约与誓言双重效果下,被美化为强者的证明,
反倒是勾起了她的爱恋。
  「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痛,忍忍喔。」温柔的声线,诉说的是近乎酷刑的爱情
行为。四肢关节一个接一个被弄至脱臼,原因是她实际上是龙,可以说没有任何
东西可以将她缚起来。
  对着像虫子般倒在地上,痛得浑身颤抖的小玥,艾欧拿出一根大约有双肩长
度的短鞭,然后狠狠地挥舞,目标自然是小玥那诱人的身体,故此没多久后,在
那浮起淡红色泽的洁白娇躯上,多出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血痕。
  理论上以赤焰红龙的抗性,别说伤口,连痕迹也不会有,问题是赤玥正戴着
征龙皇冠,破龙属性一刻不停地侵蚀着她的身体,故此她身体对伤害的抵抗力被
降至和外表差不多,也就是人类少女的细皮嫩肉等级。
  怀抱着受罚的心理、以及对自情人的恋慕,肉身上的剧痛在脑中被转化为花
感,从小玥两腿间的所在,正不断地溢出爱液就能够明白。
  最终,在艾欧特意控制下,连续十鞭也鞭打在少女已像泥泞的肉唇上,小玥
她弓起身子,一道喷泉从嫩唇的上部激射而出,同时出现的,自然是小玥娇美的
呻吟,宣泄出那到达顶点的快感。
  倒在地上像离岸的鱼儿般喘气,赤玥的样子完全无法使人相信她是一条赤焰
红龙、还曾经杀死了百多人的恐佈恶龙。
  伸手瓣开小玥两片红肿的肉唇,艾欧感受到肉穴深处传来的吸力,以及还在
流出的蜜液,如果是人类的话,在此刻插入将会为她带来更为强烈的刺激,虽说
小玥实际是龙,不过在人型的话,大概也是差不多吧。
  与正常男性相异的龙形肉茎,在主人高亢意志下益发粗长,龙头抵在蜜泉眼
上,让爱液涂满棒身,同时也不断地挑动着那颗作为快感泉源,务求要小玥继续
处於兴奋当中。
  抓着丰满至极、同时也习柔软与弹性於一身的乳肉,张开嘴巴用力地咬在樱
色葡萄上,以及晃起腰肢,强行把龙茎插进肉穴当中,一缕艳红从中缓缓流出,
那是小玥失去了贞洁的象徵。
  在双重刺激下,本就还在高潮尾声的小玥再次被送到顶端,而是是更上一层
楼的绝顶,让艾欧意外的是,本来在呻吟宣泄着的她,叫声突然停止,相对来说
全身紧紧地搂抱着艾欧,修长玉腿也缠上他的腰际。
  「呵呵,还真是有趣的反应,不过也是时候接招了。」
  或许刚才比较快速下发射出第一发,艾欧以奇特的节拍摇动着腰肢,长得像
龙的肉茎在蜜穴内快速地冲刺,特别是有着双角的先端,每当肉穴收缩时,那如
龙角的突起物就会带给小玥更为强烈的刺激。
  「不不不不不不……比不……」强烈的快感冲击下,小玥口中说着连自己也
不懂的话,一片空白的脑中,就只剩下艾欧的肉茎。理性上她觉得是很危险的事,
但感情上,不管是誓言还是什么,能够活在只有自己与恋人的世界,就算脑袋空
空也没问题。
  最终在一轮更为激烈的突刺后,龙茎再一次涨大,蕴含着生命要素的原液,
在将双方带到绝顶的同时,也灌溉在生命种子上。紧紧地抱着对方的四肢,是赤
玥渴求的证明。
  八个月后,某个建於城中的法师塔内,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少女孕妇,光着的
身子上满是伤痕,头戴着冰蓝色皇冠的她正双腿大开地胯坐在少年身上晃动,从
两人接合的胯间可以看出肉棒正不断地进出着。
  「唔、唔啊啊啊。」樱唇除了不断地发出甜美的呻吟声外,就不曾有过其他
句子,她彷彿就是性爱玩偶,享受着交合的乐趣。
  但是每当动作太过於激时,少女眼中就会回复清明,强行从愉悦中清醒过来,
因为身下的少年说过,她必需要保护好两人的结晶。
  想到那蕴含着她的爱意、两者爱的结晶,少女就会展露出笑容,并非是陷於
肉欲得到满足的痴笑,而是对幸福的感恩。
  身为赤焰红龙的她由反抗命运犯下错误而成为罪龙,意外得到了命中注定的
御龙者(丈夫),还能够在神祗与魔神也无法到达的命运之界结下共渡一生的誓
约,最重要的是肚子里的爱情结晶。
  她,赤玥实在太幸福了。
  也因此,小玥并不在意那些同样躺在床上,像死鱼般喘着气的美艳女子,毕
竟她们都只是龙兽变形而成,根本不会影响到她与爱人的生活,那怕爱人会与她
们同睡而不是与自己。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很久综合』 -- 『www.gghhee.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