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很久综合最新地址发布站『www.gghhee.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16-17)



  比利在下一个出口下了高速,努力不让昏昏沉沉的珊迪摔到车下。他把摩托
开到一条小道上停下熄火,扶着珊迪下车走到路边的一小块草地上。珊迪感激地
瘫倒在草地上,要不是比利拉着,她就迎面摔下去了。她努力地做起来,膝盖蜷
到胸前用双手抱着,比利一手扶着她的背帮她保持平衡。
  「我……没事。」珊迪虚弱地说道。
  她偷偷看了比利一眼,比利担心的表情显示他并不相信她的话,珊迪闭上眼
睛将头靠在膝盖上深呼吸等待体力慢慢恢复。这样几分钟以后,珊迪抬起头睁开
眼睛,比利从摩托车储物箱拿来一瓶水递给她,珊迪接过水饥渴地狂饮起来,这
时候珊迪才发现自己的喉咙都快干涸了。
  「你就是她,」比利轻描淡写地说道,「你就是暴风女侠,额,」他摇摇头,
仿佛说他本来早就应该猜到,珊迪放下水瓶焦虑地看着他,「这就是你不能告诉
我的事情?你是个超级女英雄?」
  珊迪自嘲地笑了笑,「有点名不符实……」
  「那边公车里的几十个乘客不会同意你的说法的。」
  「你又来了……」她虚弱地微笑着。
  「你说啥?」
  「你总是知道怎么安慰我,」她说着爱慕地朝他看了一眼,然后她收起微笑
看着他认真地说,「比利……本来……早晚我都会把这一切告诉你的。」
  比利点点头,「但你必须先确定我是否值得信任。」
  「我……我才刚刚开始了解你,比利……」
  「没关系,真的,我能理解。」
  「所以……你都能接受吗?」珊迪问道,努力隐藏心中的忧虑。
  比利看起来在认真地考虑,珊迪感觉自己紧张得胃都抽筋了,当他第一次约
她的时候,她就一直害怕有一天他们会面对这个问题。还没告诉你被强奸的事情
呢,珊迪沮丧地想到,重大的事项一次说一个吧。她又瞥了比利一眼,时间每过
去一分钟她就更焦虑一分。
  「我要给你看些东西,」他的话让珊迪一脸迷惑,「你感觉如何,能坐在后
座上回城吗?」比利问道。
  「恩,应该可以吧……你要给我看什么?」
  比利站起来,将手递给珊迪帮她站起来,「重要的东西。」
  ×××××××××××××××××××××××××××××××××××××××××××××××××××××××××××××××××××××××××××
  半小时以后,他们沿着高速穿过市中心从电报路的下口下了高速,珊迪以为
比利会把自己带到他家,但他却把车停在路边带她走进了圣弗兰西斯医院,这个
医院又破又旧,但仍然是这个区最主要的医院。珊迪问他为什么要带他来医院,
他只是微笑地告诉她她马上就会知道的。
  两人乘电梯到三楼,比利带着她来到重症监护室,ICU的护士们看到他走
进来笑着跟他打招呼,仿佛证明他是这儿的常客。他推开一扇房间的门,点头示
意她进去。珊迪走进房间,里面有一张躺着病人的病床,病床的周围布满了各种
检测仪器,同时各种吊瓶将各种不同的药剂输入病人的身体。
  珊迪走到病床边,病床上躺着一个10多岁的小男孩儿,氧气面罩盖住了他
的鼻子和嘴,看起来毫无知觉。珊迪仔细端详他的脸,浓眉大眼,挺直的鼻梁—
—像某个她认识的人。
  「丹尼,」比利叫那个昏迷男孩儿的名字,「我今天带了个美女来看你,这
是珊迪,珊迪,这是我的弟弟,丹尼。」
  比利期待地看着珊迪,珊迪来回看着丹尼和比利,然后反应过来比利想让她
干什么,「哦,你好,但你。」
  比利微笑起来,「我想他能听到我们的声音,记得我跟你说我每天的跑腿活
儿吗?我努力争取每天晚上都在探视时间结束前来看看他,坐在这里跟他聊聊天,
聊聊学校,聊聊工作……聊聊你,聊得最多的就是你,他从来没见过你,但是他
可能就跟我现在一样了解你。」
  珊迪握着他的手,「是怎么回事,你弟弟为啥在医院里?」
  比利叹了口气摇摇头,「这孩子最喜欢的就是他的滑板,我一次次地告诉他,
戴上你该死的头盔。一个多月前,他尝试做一个花式动作,顺着台阶旁边的扶手
杆往下滑,然后呢,没带头盔结果脑袋砸在旁边的水泥台阶上,脑干受损,从那
以后就住在医院里了。」「天呢……」珊迪同情地看着丹尼,「能治愈吗?」
  「有两个梅奥医院的脑外科专家,他们发明了一种全新的手术方法相信可以
帮到他。」
  「感谢上帝,什么时候手术?」
  比利瞥她一眼冷酷地笑了,「你知道这样的医生要多少手术费吗?」
  「你们……不是有医疗保险吗?」
  「保险公司从第一天开始就追着我要让他出院,把他送回家……然后,我不
知道……像种一棵植物一样每天给他浇水?……这些混蛋……」比利停下话语深
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己的怒火,「两年前,我目前在这里因为癌症病死前让
我保证我会照顾好他,他的受伤已经让我背弃了誓言,但是从那儿开始我要好好
坚守我的承诺。」
  「比利,你不应该怪罪自己,」珊迪走过去抚摸他的脸颊,「没有人能够在
所有时间所有地点防止所有坏事的发生,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一点。」
  比利转身看着她,「我相信你知道,」他用双手握着她的手捧到胸前,「今
天你让我知道你是暴风女侠的时候,我立刻明白我必须把你带来看他,你记得我
说过的话吗?你是一个有爱心的女人。」珊迪点点头。
  「所以我知道你会理解的,暴风女侠我不确定,但是珊迪罗伯兹,我相信她
会理解我。」
  「理解什么?」珊迪皱起眉头迷惑地看着他。
  比利深吸了一口气,「我马上就要说了,珊迪,钱差不多已经够了,丹尼马
上就能治愈,我只需要你……不要妨碍我。就这样。」
  「不要妨碍……?」珊迪重复他的话,仍然迷惑地摇着头,「比利,我没有
……」
  「我发誓,只要丹尼能站起来,我就不会再偷一分钱。」他用恳求的眼光说
着。
  珊迪瞪大了眼睛,不,她心中暗叫,不要,求求你不要……
  「你看我现在说的都是真话,」比利仍然紧握着她的手,「那些钱不是给我
自己花的,那都是为了丹尼。」
  「不,比利,那不是你……」珊迪不信地摇着头。
  她后退一步从他掌中抽回双手,她知道这是真的,她爱上的英俊男孩就是她
一直想抓的那个小偷,她的脑袋乱成了一锅粥。
  「别那么紧张,」比利坏笑着说道,「我可没有杀人放火。」
  「你是……你是一个罪犯!一个小偷!你撬门溜锁,窃取财物……」
  比利皱起眉头,表情混杂着受伤和迷惑,「老天,我们又要重复同样的争吵
吗?你能不能轻点说话,这里是医院。」比利伸手想要再握住她的手,但是珊迪
推开他的手,仿佛他的手上有毒。
  「不要碰我,我……我不认识你!」
  「珊迪,不要说着种话,」他将手放在胸口上请求,「是我,比利!」
  「不是,」珊迪忍住眼泪说道,「你是……你是变态……上帝……前一天你
撬锁闯进我家……然后第二天……你……」珊迪想道,他撬锁闯进我家,看到我
半裸的样子,然后第二天他就在学校里勾搭我!?他整整跟踪了我三年!!珊迪
一脸鄙视的表情,退后一步上上下下地打量他,仿佛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
「上帝……你在玩什么变态的游戏?!?」
  「游戏?这不是游戏,我在想办法救我的弟弟,他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珊迪,这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珊迪抬起双手,深吸一口气想要从自己内心找到感情,心理和道德的平衡点,
不一会儿,她就找到了。感谢每天晚上行侠仗义带给她的道德优越感。她呼出气,
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比利,这一刻珊迪罗伯兹消失了,站在他面前的是暴
风女侠。
  「你完蛋了,」她平静地说,「你是一个一文不值的小偷,我马上就要把你
逮捕归案。」
  比利震惊地看着她,「什么鬼?!?上帝!我不……」他努力平静自己,然
后怒道,「你能看他一眼吗?」他指着自己的弟弟道,「你犯什么毛病了?」
  「你可以对法官解释你的理由。」珊迪面无表情地回答。
  比利惊讶得合不拢嘴,他不相信地看着珊迪,慢慢点头道,「好吧,既然这
是你想要的?行,我真高兴在你那个该死的大豪宅里所有事情都这么黑白分明,
但是这里是现实世界,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怪不得你这个小骚货老是把什么事情
都搞砸……」
  他轻蔑的评价触动了珊迪最敏感的神经,她眼睛怒瞪一巴掌甩向他的脸。但
是她的手掌直接穿过他的脸,出现在另一边。她眼睛中的怒火消失了,代之以完
全的震惊。
  「也许我该挨你这一巴掌,」比利静静地说道,「但我想这已经变成了一种
本能,就在丹尼发生意外的前几天,我在大学实验室里做量子转移到实验,突然
之间电压过载……然后,你看到结果了。我想你身上也有过类似的事情。顺便说
一句,今天在桥上,那辆面包车本来已经把我们都撞死了,但是我让我们两人同
时量子化,所以车子穿过了我们。我说这个可不是为了让你感激我……」
  「我会找到办法的。」珊迪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愤怒地瞪着他说道,
「我会找到办法逮住你的。」
  比利也瞪着她,「好啊,祝你好运。如果我不想,你连碰都别想碰我一下,
而我一点也不像再碰你,你这个自命不凡的贱人。」
  「彼此彼此,」珊迪咆哮道,「但为了狠狠揍你一顿,我愿意对你例外。」
  比利自嘲地笑道,「我想那句老话是真的,爱恨只差一线。」
  「别太抬举你自己。」珊迪回答,说完转身出门走到医院的走廊里,她走进
电梯,然后下电梯走回到大街上……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回家的路,看到医院门
口有辆出租车,她走过去坐了进去。
  回家的路上,珊迪保持着自己的怒火以防止另一种情绪占据自己。天呢,这
个混蛋。他闯入我家,看到我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围裙,然后第二天,他摇身一
变变成了完美先生,这个该死的变态,他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暴风女侠?他是想
利用这个来让我放过他吗?他一定是……他一直在跟踪我,观察我……
  她对比利的爱慕,对他弟弟遭遇的同情,失去他的痛苦,这些情绪此起彼伏
地浮现在脑海,她努力甩开这些思绪,她的世界仿佛分成了两半,相互激烈冲撞。
所有的记忆碎片疯狂地包围着她,无法控制。她只能绝望地抱着剩余的东西,抱
着那些最简单最直接的信念,他是罪犯,我是女侠,这就是结果,她对自己说。
  她重重地叹了口气想到这并不是结果,她还不知道如何结束,如何抓住一个
触不到的男人?她想着,连空气也只能穿过他的身体。
  突然,珊迪睁大了眼睛,「空气……我想到了!」
  「对不起,小姐,您说啥?」出租车司机问道。
  「不好意思……没什么。」珊迪看着窗外,我有办法了……
  ××××××××××××××××××××××××××××××××××××××××××××××××××××××××××××××××××××××××××××××××××××
  「你到底有什么办法?」萝拉犹豫地问盗车王,「我们……就这么坐等着那
个呼风唤雨的巫婆出现?」
  「姑娘,这叫小心撒网,」盗车王用强忍的耐心解释道,「你懂得,就像那
些警匪片里演的,除了我们不是警察,我们也不用喝着劣质咖啡傻坐在警车里…
…谢谢这位气象学家。」
  萝拉不信任地看着那些刚刚安装好的电子设备,现在这个废弃工厂已经被盗
车王改造成了他的指挥中心,几台液晶屏幕显示着本地的卫星云图,一个戴眼镜
的短发年轻人坐在这些气象设备前,操作研究着。
  「能不能不叫我气象学家?」年轻人说道,「我的名字叫安德鲁,不是气象
学家。」
  「对不起,安德鲁,」盗车王开玩笑地说道,「根据我给你的工资,我觉得
你应该能忍受没有恶意的玩笑。」
  「你想错了,」安德鲁说道,「为什么我不能有一个像你这样拉风的反派外
号?」
  盗车王笑了起来,「会拍马屁跑到哪里都不吃亏,让我想想,气象怪怎么样?」
  「我喜欢!」安德鲁微笑着说道,没注意到萝拉在旁边翻了个白眼,「气象
怪……好酷。」盗车王看看电脑屏幕,然后期待地看着刚刚得名的气象怪,「好
吧,说回正事,」年轻的气象学家居高临下地说着,十指在键盘上飞舞输入,
「看看这个图片,每当你的女孩出现的时候,她周边的气压数据都会发生异常,
你看市区卫星云图上的蓝色标记就是她的位置。」
  「酷,所以我们只要等着蓝色标记出现,然后就可以出发去逮住那个贱人了?」
  「比着还简单,根据我的分析,最近这几天的晚上,她一直在高地区一带。」
  盗车王笑了起来,「看来她最近消费层次提高了,所以我们只要把注意力集
中在哪里……」
  「……然后你就能把你的女英雄打包回来了。」气象怪沾沾自喜地淫笑起来。
  「哇哈哈哈哈哈!!」盗车王骄傲地发出招牌的反派笑声。
  萝拉又犯了个白眼,这些男人,永远长不大吗?
             第17章螳螂捕蝉
  这天晚上,暴风女侠耐心地等在高地区彼得森家房子的屋顶上,这座多层多
翼结构复杂的豪宅让她家比起来就像个夏日独家的小木屋。这看起来就像一个讽
刺,她正在保护自己高中最大的敌人的家,同时也是她母亲在议员选举中击败的
竞选对手的家。她无视这个想法,从她跟比利在医院的争吵已经过去几个小时,
这段时间一点也没有让她动摇逮住比利的决心,事实上她的决心更坚定了。她反
复回忆他说的每句话每个动作,把他们与最邪恶的动机和用心联系起来。
  上帝,暴风女侠厌恶地想道,我竟然会喜欢他的坏笑和虚情假意的献殷勤…

  她注意到草坪上一个移动的人影,暂时停止了愤怒的遐想。她转身躲在一根
烟囱后面朝下观察。那是个一身黑衣的高个子,头上戴着黑色的忍者面罩,肩上
背着一个大背包,那人沉着地走过草坪向房子走来。接下来,他从女侠的视线中
消失,女侠提高警惕小心地观察房子四周,等着他重新出现。没几分钟,他果然
不出意料地再次出现在门口,顺着蜿蜒的车道往街上走去,他的背包现在塞得鼓
鼓囊囊的。
  暴风女侠召唤一股强风将自己送到车道的顶头,强风在她身周呼啸着宣告她
戏剧性的降临。魅影抬头看到她从头上飞过,但是直到她降落在他面前几米远的
地方才停下脚步。他站定脚步,透过面具的眼孔看着她。
  他们面对而立,由爱人转变为敌人的两人互相怒视。
  ×××××××××××××××××××××××××××××××××××××××××××××××××××××××××××××××××××××××××××××××××××××××××××××××××××××××××××××××××××××××
  「有情况……」气象怪说道。
  「哪里?」盗车王问。
  「马上就好……有了,阿斯托利亚路2500号。」
  盗车王用手机拨号,「萝拉,戏要开演了,」然后将定位信息通过手机发给
她。
  ×××××××××××××××××××××××××××××××××××××××××××××××××××××××××××××××××××××××××××××××××××××××××××××××××××××××××××××××××××××××
  「这也太明显了吧?」暴风女侠轻蔑地说道,「萨瓦娜昨天就差没举个大旗
宣布自己全家要外出旅游了,那个时候我也在,还记得吗?」
  魅影重重地叹了口气,「当然记得,本来我不想来这里,但我还是想亲眼看
一看,想看你自己来证明你有多么狭隘和自以为是。上帝啊,珊迪,那些家伙,」
他说着翘起大拇指点点背后的豪宅,「他们不喜欢你,不喜欢你的家人,不喜欢
你代表的一切,我看过去年大选时萨瓦娜的父亲攻击你母亲的那些竞选广告,这
也是我没选他的原因。但是看看你现在,站在这里就像他们家的看门狗。」
  暴风女侠双手环抱在胸前,「至少他们不是罪犯,不会说谎骗人。」
  魅影摇摇头,「是啊,随你怎么说吧。听着,我很想站着跟你聊一会儿,跟
你聊天差不多就跟往手指甲里面钉竹签一样好玩,但是我得先走了,你知道你拦
不住我。」他绕过女侠往外走去。
  「让我们看看你怎么走。」暴风女侠低声说道。
  突然,一道旋风围着魅影旋转起来。他停下来,看了一眼围绕自己旋转的尘
土和树叶,然后不屑地朝暴风女侠看了一眼,继续往前走。暴风女侠操控旋风继
续围绕着他,不一会儿,魅影又停下了脚步,他迷惑地观察四周然后扭头瞪着女
侠,他提起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喉咙。女侠看到他瞪大了眼睛,知道他现在已经无
法呼吸。
  「不错,你可以让风穿过你的身体,但你还是需要呼吸空气。」
  魅影瞪着她看了一会儿,转身奔跑企图逃出旋风的范围,但是暴风女侠操控
旋风跟随着移动,始终将他笼罩在旋风的范围内,用旋风抽走他周围所有的空气。
魅影踉跄着停下脚步,将背上装满赃物的背包扔到地上,女侠看到他的嘴巴一张
一合如同离水的鱼儿,努力想从接近真空的空间里吸进氧气。魅影无力地跪倒在
地,一手撑地一手捂着喉咙。
  魅影抬头看着女侠,这一刻他的眼里没有愤怒和指责,只有浓浓的失望,女
侠仿佛从他眼睛里看到了没说出口的问题,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比利,对不起……」有那么一刻,女侠对他的怒火消失了,但还是保持着
围绕他的旋风。
  女侠感情的波动稍稍影响力她对旋风的操控,旋风范围稍稍往外扩张掀翻了
旁边的一个窨井盖,金属的盖子哐啷啷地掉在地上引起了魅影的注意。他看看那
个窨井入口,然后转头看着暴风女侠,一下子想到了绝处逢生的办法。他伸手抓
住背包,然后整个人穿入地面。
  暴风女侠大吃一惊,立刻驱散旋风。她跑到那个窨井洞口向下张望,一股恶
臭迎面扑来让她不由后退了一步。女侠屏住呼吸再次走近往下观察,下面一片漆
黑什么都看不到。她侧耳仔细倾听,听到下面啪啪的水声,像是有人在下面涉水
行走。
  「该死!!」我逮住他了,我差点就逮住这个混蛋了!但是,连续第三次,
又被他溜了。小子……不会有第四次了。她考虑把下水道所有的空气都抽干,但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而且这样可能是他因为窒息或溺水死在下面,她不想再
造杀孽。下一次,我该想什么办法抓他呢?
  「上帝啊!!救命!!帮帮我!!」
  暴风女侠抬头朝求救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一个穿着短皮夹克和蓝色牛仔裤的
年轻姑娘朝她跑来,她黑色的长发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巴,满脸都是悲伤的泪水。
  「求求你,帮帮我。」那个姑娘直接朝暴风女侠的怀里扑来,女侠抓着她的
上臂将她推开。「冷静!告诉我怎么回事?」
  「我……我的宝宝……他们抢走了我的宝宝!!」姑娘哭叫着,脸痛苦得扭
成了一团。
  「什么?你的宝宝?到底怎么回事?」
  「两个男人……强行把我从车里拉出来,我的宝宝还在后座上!老天!」姑
娘抬起双手捂着脸,努力平静自己。
  「别担心,」暴风女侠自信地说道,「我会帮你的,告诉我这事在哪儿发生?」
  「我刚才就停车在那个拐角,」姑娘伸手指着她跑来的方向。
  暴风女侠放开她的手臂,朝前走一步往拐角的方向看去,「他们抢了车以后
往哪儿开……噢!!」
  暴风女侠的话语被脖子上重重的一拍打断了,紧接着感觉脖子上一记刺痛,
她伸左手在那里摸到一个图钉大小的金属圆柱体钉在自己的皮肤上。她转头惊讶
地看着那个姑娘,姑娘脸上悲伤的表情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带着满满恶意
的胜利笑容。
  「睡吧……睡吧,吹风的母狗。」萝拉贱贱地说道。
  「你干了什么……」暴风女侠说着拔出脖子上的微型注射器,几乎是刹那之
间,她觉得自己双膝开始发软。女侠摇摇摆摆地后退一步,双手平伸努力保持身
体的平衡,「不……」暴风女侠意识到自己被注射了某种镇静剂。
  「是的,是的。」萝拉环抱双臂看着女英雄踉跄后退。
  现在暴风女侠感觉街道在自己的四周旋转,就像在一艘陷入海洋风暴的小船
上。她再也无力站立,跪倒在地上,颤抖的双臂撑在地上努力保持清醒。她的脑
袋随着四周摇晃的街道斜来歪去,看了一眼那个敞开的窨井口,「比利……」她
轻声喃喃说道。
  暴风女侠向前爬去,想要追随她对手的逃跑路线,不管下面有多脏多臭,她
知道自己必须逃跑。
  她当然没有成功,女侠才向前爬了一步,手臂就无力瘫软地摔到地上。她转
过身来仰面朝天无力地呻吟,看着那个姑娘走过来取笑地俯视着她。女侠想要挥
动无力的手臂,手臂却毫无反应,然后她就闭上眼睛再也没有动静了。
  萝拉单膝跪地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副手铐,她将失去意识的暴风女侠翻了个
身让她脸朝下,然后把手铐铐住暴风女侠无力的双腕。接着她又从口袋里拿出一
副铐子,这副铐子有两个略大的铐口和一个稍小的铐口,她抬起女侠修长的小腿
用大扣铐住她的脚踝,然后将小扣往上拉铐在女侠背后手铐的链子上,这样就把
暴风女侠拘束成了一个四马倒攒蹄的模样。最后,她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
橡胶口球,塞到女侠嘴里然后将系带牢牢在女侠脑后打了个结。
  她才一完工,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就从街道那头飞驰而来,轮胎尖叫着紧急刹
停在她身边。面包车的后门打开,从里面跳出两个男人,他们伸手抬起地上被铐
着毫无知觉的女侠,把她像一袋面粉一样扔进面包车的后门,三人鱼贯上车,萝
拉伸手关上车门。然后面包车在夜色下飞驰而去,只留下空荡安静的街道。
  ×××××××××××××××××××××××××××××××××××××××××××××××××××××××××××××××××××××××××××××××××××××××××××××××××××××××××××××××××××××××
  此前一刻,那个被警察叫做魅影的小偷狼狈地掉到暗无天日的下水道里砸出
一大片水花。他撑起身体,深吸一口气然后立刻后悔,也许被暴风女侠的旋风窒
息到死都比现在好,屎尿和腐烂垃圾的刺鼻臭味在黑暗中包围着他,他咳嗽干呕,
连忙将忍者头罩脱下来免得直接吐在头罩里。他双手双膝着地张嘴大口大口的呼
吸,努力抵抗恶臭的影响。
  呕吐感稍稍减轻后比利站起身体,头撞在狭窄的水道顶部让他不由诅咒了一
句,他从口袋掏出钢笔式电筒,打开往前找去,灯光所及看不到一点出口的迹象,
然后照向另一边,看不到任何不同的地方。恶臭侵入他的喉咙使他忍不住咳嗽起
来。
  「该死的随便选一个方向吧,麦先生……」他轻声对自己抱怨道。
  比利背起装满赃物的背包,想自己落下来面朝的方向也许就是上帝的启示。
他在恶心的垃圾里往前爬行,「你个自命不凡的小贱人,气量狭窄的死脑筋……」
他边爬边骂,绝望地想在黑暗的恶臭中找到出口。
  ×××××××××××××××××××××××××××××××××××××××××××××××××××××××××××××××××××××××××××××××××××××××××××××××××××××××××××××××××××××××
  暴风女侠轻声呻吟着回复意识,她抬起耷拉的脑袋睁眼看四周,但是什么也
看不到,她处于绝对的黑暗之中,只能听到遥遥传来的城市交通的声音。她想要
移动一下四肢,有一点点小惊讶地发现它们被捆住了。她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被拉
得紧绷,她的手臂分举在脑袋两侧,双腿以相同的角度叉开,性感的娇躯形成一
个紧绷的X型。暴风女侠尝试地拉拉束具,发现丝毫无法动摇。还好,她的衣服
和眼罩没被脱掉。
  突然间一声咔嗒巨响仿佛有谁按动了一个开关,所有的灯光大亮,照得她眼
睛一下子啥也看不见了。暴风女侠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才一点点睁开,下一刻,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没有尖叫出声来。
  「你好,我的爱人,」盗车王残忍地笑着说道,他在她面前只有1,2米的
地方,淫笑着从上到下欣赏她动弹不得的玲珑娇躯。「想我吗?」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很久综合』 -- 『www.gghhee.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