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很久综合最新地址发布站『www.gghhee.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人妻的最终强奸幻想】(完)



 (妻子偷偷爱着她闺蜜的丈夫,闺蜜却毫不知情。看破一切的丈夫终于决定
和妻子摊牌。)
  那天,他喝了很多酒,才回到家。她发现他没穿外衣,领结垂在衬衣领子的
两旁,衬衣敞开。他的头发乱蓬蓬的,一双充血的眼睛。
  「坐下。」他冷冷地说,一面跟着她往里走。
  此时她心里产生了一种新的恐惧,它使得原先那种不敢观对他的畏惧心理反
而显得微不足道了。他那神态,那说话的语调,那一举一动,都似乎暗个陌生人。
这是她以前从没见过的一个极不礼貌的他。
  「我一直坐在这里,听你在楼上踱来踱去。你一定是非常想他吧。」
  「我不——」
  「你浑身都在哆嗦呢。唔,你别装模作样了。你知道你常常在暗地里自摸。
有个时候我一直想告诉你不用千方百计地掩饰了」她在心里暗暗诅咒他。他把她
看得一清二楚呢。他对她的心思一向了如指掌,而他又是世界上惟一不想让他知
道自己真实思想的人。
  「你喝醉了,」她冷冷地说,「我也要上床睡觉去了。」「我的的确确喝醉
了,但是我想喝得更醉一些,一直喝到天亮。不过你不要去睡——暂时还不要去。
坐下。」他的声音仍然保持着一点像往常那样冷静而缓慢的调子,但是她能感觉
到里面尽力压抑着的那股凶暴劲儿,那股像抽响的鞭子一样残忍的劲儿。她迟疑
不定,但他正站在身旁紧紧抓住她的胳膊。他将那只胳膊轻轻扭了一下,她便痛
得暗暗叫了一声,赶快坐下。现在她害怕了,好像有生以来还不曾这样害怕过。
他俯身瞧着她,她发现他的那张脸黑里透红,一双眼睛仍然闪着吓人的光芒。眼
睛深处有一种她认不出来的无法理解的东西,一种比愤怒更深沉,比痛苦更强烈
的东西,某种东西逼得他那双眼睛像两个火珠般红光闪闪。
  他长久地俯视着她,使她那反抗的目光也只得畏缩下来,于是他猛地转过身
来,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她心里急忙思考,要设置一道防线。可是他要不开
口说话,她就不明白他究竟准备怎样谴责她,因此了也就不知说什么好。
  他面对面看着她,而她感到神经极其紧张,竭力控制自己不要发抖。有个时
候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可最后突然笑了,不过眼睛仍然盯住她不放,这
时她无法克制自己的颤抖了。她不吭声,只使劲地把脚趾头在拖鞋里勾起来,用
以镇住浑身的颤抖。
  「你还在猜想你闺蜜到底知不知道你跟她先生的事——猜想如果她知道怎么
还这样做呢——难道她只是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你还觉得她这样做,即使让你
逃避了惩罚,也未免太傻了,可是——」
             「我不要听——」
  「不对,你是要听的。我要告诉你这些,是让你别那样烦恼,你闺蜜是个傻
瓜,但不是你所想的那一种。事情很明显,已经有人告诉她了,但是她并不相信。
哪怕她亲眼看见,她也不会信的。她这个人太道德了,以致不能想像她所爱的任
何一个人身上会有什么不高尚之处。我不知道她先生对她说了什么样的谎话——
不过无论什么笨拙的谎话都行,因为她既爱他也爱你。我实在看不出她爱你的理
由,可她就是爱。让它成为你良心上的一个负担吧」「如果你不是这样烂醉的肆
意侮辱人,我愿意向你解释一下,」妻子说,一面设法恢复一点尊严。「可是现
在——」「我对你的解释不感兴趣。我比你更了解事情的真相。你可当心点,只
要你敢从椅子里再站起来一次——」「比起今晚的喜剧来,我认为更有趣的倒是
这样一个事实,即你一方面认为我配不上你,那么贞洁地拒绝了我跟你同床的要
求,另一方面却在心里热望着别人家的老公。' 在心里热望' ,这个说法不错呀。
那本书里这样的妙句不少呢,你说对吗?」「你说什么书?什么书」她急切地追
问,显得又愚蠢又莫名其妙!
  「你嫌我太粗俗,配不上你这样高雅的人,而你又不再要孩子。你知道这叫
我多么难过,多么伤心吗?我心如刀割呀!于是我便开始晚归,好让你一个人去
孤芳自赏。而你就用那些时间来追踪你闺蜜的老公。他在精神和肉体上都不能对
他的妻子专一。你是不是想怀上他的孩子,然后假装成是我的?」她大叫一声跳
起来,他也从座位上霍地站起,一面温和地笑着,笑得她浑身发冷。他用那双褐
色的大手把她按到椅子里,然后俯身看她。
  「请当心我这双手」他一面说,一面将两只手放在她眼前晃动着。「我能用
它们毫不费力地把你撕成碎片,而且只要能把他从你心中挖出来,我就会那样干
的。不过那不行。所以我想用这个办法把他从你心中永远搬走。我要用我的两只
手一边一个夹住你的脑袋,这么使劲一挤,将你的头盖骨像个西瓜一样轧碎,那
就可以把他勾销了。」说着,他的两只手果真放到她的脑袋两旁,在披散的发下,
使劲抚摩着,把她的脸抬起来仰朝着他。她注视那张陌生的脸,一个喝得烂醉、
用拖长的声调说话的陌生人的脸。她是从来缺乏那种本能的勇气的,面临危险时
它会愤怒地涌回血管,使她挺直脊梁,眯细眼睛,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你喝醉了,」她说,「快把手放下。」叫她惊讶的是他果然把手放下了,
然后坐到桌子边上。
  「我一向敬佩你的勇气。特别是现在,当你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她拉
着披肩把身子裹紧一些,心想,要是现在能够回到卧室里,把门锁起来,一个人
待在里面,那该多么好。她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尽管两个膝盖在哆嗦,然后把
头发扰到脑后。
  「我并不感到走投无路了,」她尖刻地说,「你永远也休想逗我就范,或企
图把我吓倒。你只不过是只喝醉了的野兽,自己内心黑暗,便把谁都看成坏人,
别的什么也不理解了。你既不了解他,也不了解我。
  你是在妒嫉某些你无法理解的东西。明天见。「她从容地转过身,向门口走
去,这时一阵大笑使她收住了脚步。她转过头一看,只见他正摇摇晃晃向她走过
来。天啊,但愿他不要那样可怕地大笑啊!这一切有什么好笑的呀?
  可是他一步步地向她逼近,她一步步向门后退,最后发现背靠着墙壁了。
  「别笑了。」
  「我这样笑是为你难过呢。」
  「难过——为我。」
  「是的,我为你难过。你觉得受不了了,是不是?你既经不起笑又经不起怜
悯,对吗?」他止住笑声,将身子沉重地靠在她肩膀上,她感到肩都痛了。他的
表情也发生了变化,而且凑得那么近,嘴里那股深烈的酒味叫她不得不背过脸去。
  「妒忌,我真的这样?」他说。「可怎么不呢?唔,真的,我妒忌他。怎么
不呢?唔,你不要说话,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在肉体上是对我忠实的。你想说
的就是这个吗?哦,这一点我一直很清楚。这些年来一下是这样。我怎么知道的?
哦,你瞧,我了解他的为人。我知道他是正直的。」「让我走。我不要站在这里
受人侮辱。」「我不是在侮辱你。你是在赞扬你肉体上的贞操。它一点也没有愚
弄过我。你以为男人都那么傻吗?把你对手的力量和智慧估计得太低是决没有好
处的。而我并不是个笨蛋。难道你不考虑我知道你是躺在我的怀里却把我当作是
他吗?」她耷拉着下颚,脸上明显流露出恐惧和惊愕的神色。
  「那是件愉快的事情。实际上不如说是精神是的愉快。好像是三个人睡在本
来只应该有的两个的床上。」他摇晃着她的肩膀,那么轻轻地,一面打着嗝儿,
嘲讽地微笑着。
  「唔,是的,你对我忠实,因为他不想要你。不过,我才不会妒嫉他占有你
的肉体呢!肉体于我已经没多大意思。但是,对于他占有你的感情和你那可爱的、
冷酷的、不知廉耻的、顽固的心,我倒的确有些妒嫉。他并不要你的心,可我也
不要你的肉体。我不用花多少钱就能买到女人。不过,我的确想要你的情感和心,
可是我却永远得不到它们,就像你永远得不到他的心一样。这就是我为你难过的
地方。」尽管她觉得害怕和困惑不解,但他的讥讽仍刺痛了她。
  「难过——为我?」
  「是的,因为你真像个孩子。一个孩子哭喊着要月亮,可是假如他果真有了
月亮,他拿它来干什么用呢?同样,你拿他来干什么用呢?是的,我为你难过—
—看到你双手把幸福抛掉,同时又伸出手去追求某种永远也不会使你快乐的东西。
我为你难过,因为你是这样一个傻瓜,竟不懂得除了彼此相似的配偶觉得高兴是
永远不会还有什么别的幸福了。如果我死了,如果你闺蜜死了,你得到了你那个
宝贵的情人,你以为你跟他在一起就会快乐了?呸,不会的!你会永远不了解他,
永远不了解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永远不懂得他的为人,犹如你不懂音乐、诗歌、
书籍或除了金钱以外的任何东西一样。而我们呢,我亲爱的知心的妻子,我们却
可能过得十分愉快。我们本来可以快快活活的过日子,因为我爱你,也了解你,
彻头彻尾地了解,这决不是他所能做的。而他呢,如果他真正了解你,就会看不
起你了。……可是不,你却偏要一辈子痴心梦想地追求一个你不了解的男人。而
且,我敢说,我们俩可以结成世界上少有的一对幸福配偶呢。」她像生了根似的
站了一会儿,种种纷乱的想法在她脑子里涌现,可是她一个也没有抓住,更来不
及仔细考虑。眼前的他说过他爱她。他真的是这个意思吗?或者只是醉后之言?
或者这又是一个可怕的玩笑?而那个他——那个月亮——哭着要的那个月亮。她
飞快跑进黑暗的门厅,仿佛在逃避背后的恶魔似的,想回到自己的房里。这时她
的脚脖子一扭,拖鞋都快掉了。她停下来想拚命把拖鞋甩掉,他已来到她身旁。
他那炽热的呼吸对着她的脸袭来,他的双手粗暴地伸出,紧贴着赤裸的肌肤,把
她抱住了。
  「你把我撵到大街上,自己却跑去追求他。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不行了,我床
上只许有两个人。」他猛地将她抱起来,随即上楼。她的头被竖紧地压在他胸脯
上,听得见耳朵底下他心脏的怦怦急跳。她被他夹痛了,便大声喊叫,可声音好
像给闷住了似的,显得十分惊恐。上楼梯时,周围是一片漆黑,他一步步走上去,
她吓得快要疯了。他成了一个疯狂的陌生人,而这种情况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它比死亡还要可怕呢。他就像死亡一样,狠狠地抱着她,要把她带走。她尖叫起
来,但声音被他的身子捂住了。
  这时他突然在楼梯顶停住脚,迅速将她翻过身来,然后低着头吻她,那么狂
热、那么尽情地吻她,把她心上的一切都抹拭得一干二净,只剩下那个使她不断
往下沉的黑暗的深渊和压她嘴唇上的那两片嘴唇。他在发抖,好像站在狂风中似
的,而他的嘴唇在到处移动,从她的嘴上移到身上,她的柔润的肌肤上。他的嘴
里嘀嘀咕咕,但她没有听见,因为他的嘴唇正唤起她以前从没有过的感情。她陷
入了一片迷惘,他也是一迷惘,而在这以前什么也没有,只有迷惘和他那紧贴着
她的嘴唇。她想说话,可是他的嘴又压下来。突然她感到一阵从没有过的狂热的
刺激;这是喜悦和恐惧、疯狂和兴奋,是对一双过于强大的胳膊、两片过于粗暴
的嘴唇以及来得过于迅速的向命运的屈服。她有生以来头一次遇到了一个比她更
强有力的人,一个她既不能给以威胁也不能压服的人,一个正在威胁她和压服她
的人。不知为什么,她的两只胳臂已抱住他的脖子,她的嘴唇已在他的嘴唇下颤
抖,他们又在向那片朦胧的黑暗中上升,上升。
  第二天早晨她醒来时,他已经走了,要不是她旁边有个揉皱的枕头,她还以
为昨晚发生的一切全是个放荡的荒谬的梦呢。她回想起来不禁脸上热烘烘的,便
把头拉上来围着头颈,继续躺在床上让太阳晒着,一面清理脑子里那些混乱的印
象。
  有两件事显得成就突出。一是好几年来她跟丈夫在一起生活,一起睡,一起
吃,一起吵架,还给他生了个孩子——可是,她并不了解他。那个把她在黑暗中
抱上楼的人完全是陌生的,她做梦也没想过这样一个人存在。而现在,即使她有
意要去恨他,要生他的气,她也做不到了。他在一个狂乱的夜晚制服了她,挫伤
了她,虐待了她,而她对此却十分得意呢。
  唔,她应当感到羞耻,应当一想起那个狂热的、漩涡般的消魂时刻就胆战心
惊!一个知性的女人,经历了这样一个夜晚以后便再也抬不起头来了。可是,比
羞耻心更强的是想那种狂欢、那种令人消魂和为之屈服的陶醉的经验。她有生以
来头一次觉得自己有了活力,觉得有一种席卷一切和本能的恐惧感觉,也某种仇
恨一样令人晕眩而喜悦的心情。
  他爱她!至少他说过他爱她,而如今她怎么还能怀疑这一点呢?他爱她,这
个跟她那么冷淡地一起生活着的粗鲁的陌生人居然爱她,这显得多么古怪,多么
难以理解和不可置信啊!对于这一发现,她根本不清楚自己的感觉到底如何,不
过有个念头一出现她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他爱她,于是她终于占有他了。她本来
差不多忘记了,她早先就曾渴望着引诱他来爱她,以便把这个傲慢的家伙驯服下
来。如今这个渴望又出现了,它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满足,就这么一个晚上,他把
她置于自己的支配之下,可这样一来她却发现了他身上的弱点。从今以后,只要
她需要,她就可以拿住他。
  他的嘲讽长期以来把她折磨得够了,可现在她掌握了他,她手里拿着圈儿,
高兴时就能叫他往里钻。
  她想到还要在大白天面对面地同他相见,便陷入了一片神经紧张和局促不安
之中,当然其中也有兴奋和喜悦的心情。
  「我像个新娘一样紧张呢,」她想。「而且是关于他的!」想到这里她不由
得愚蠢地笑了。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很久综合』 -- 『www.gghhee.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