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很久综合最新地址发布站『www.gghhee.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创世神的日常】(6-10)



             第六章课上的嬉戏
  在一阵舒适感中,何平睁开了眼,望见了娇喘着的不断起起伏伏的让肉棒入
侵自己圣地的陈玉婷。
  何平并没有对此感到多少惊讶,反而玩味儿一般的盯着大洁白如玉的不断晃
动的玉乳,说:「玉婷,你在干什么?」
  「你醒啦!」陈玉婷红润的脸上露出了惊喜,停下动作,说,「等一下,马
上就完,半途而废可不好!」
  说完,陈玉婷再一次动起来,伴随着她那阵阵好听的娇喘声。
  十分钟后,何平在陈玉婷高潮的同时,射出了精液。
  陈玉婷支撑着手臂,尽数承受完喷射完的精液,整个人趴在了何平身上。
  何平看着倒下的身体,露出了一脸的怜惜,但双手却抓住了那对充满魔力大
白兔,趁着陈玉婷无力时,不断侵袭(虽然完全没必要)。
  陈玉婷在何平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走到餐厅吃着及时早点。当然整个过
程中,何平的手都未离开过陈玉婷的大白兔。
  陈玉婷一边被摸着胸,一边吃着早餐,说:「早上那样还不是因为你。你作
为客人,我这个主人怎么能在你醒来之前下床呢!」语气里藏着点点撒娇,「我
用了多种方法,但你却依旧稳如泰山,我不得已我只有用这个极不确信的方法,
没想到你真的醒了!」
  吃完饭后,何平和陈玉婷准备出发。这时,陈玉婷双手合十,对何平说:
「何平,我最好的朋友,帮个忙,这个周末帮忙接一下我女儿,陈嘉柔好吗?我
可能没时间。」
  何平看着陈玉婷的脸,想着陈嘉柔那文静可爱的初中生,欣然点头答应了。
  何平来到教室(别在意怎么来),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身旁依旧是那短袖
衬衣,迷你裙的,清爽的董娇。
  然而何平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等待。
  「当当当」上课铃响了,老师走进教室,开始讲课。董娇也拿起笔,认真的
做起笔记。
  此时,何平动手了。何平首先解开了董娇衬衣的纽扣,然后拉到两边,让娇
小的B杯馒头暴露在空气中,接着又将掩盖着小穴的迷你裙拉起来。
  何平一手袭胸而去,一手摸向了小穴,将中指插了进去。
  未经人事的董娇哪能不受影响。董娇一阵颤抖,下意识夹住了在小穴准备活
动的手。
  何平的一手被限制了,但另一只手却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董娇不知道吗?当然知道。那她为什么不阻止呢?原来,这堂课的内容极其
重要,以至于董娇无空去管其他。更何况昨天被何平玩了一天,这点程度董娇还
是能忍受的。
  在何平的抚摸下,小馒头上的乳头也慢慢硬了起来。
  何平慢慢伏下身子,将头伸进来董娇的怀里,一口含上了那美味的葡萄,粗
暴的吮吸起来。
  「嗯……」认真做笔记的董娇自然没能反应过来,忍不住轻嗯了一声,停下
了手中的笔。
  董娇见老师没有注意,将手放在何平的头上,想去推开这个头。
  然而女生的力气必然不大,更何况正处在火热中的女生。
  董娇轻咬着嘴唇,一边做着笔记,一边推着在粗暴吮吸着自己乳房的头,长
远看却像一位抚摸孩童的母亲。
  吮吸自然是吮吸出什么东西。何平也开始用舌头,牙齿玩弄起来,弄着董娇
不断喘着热气。
  「当当当」下课铃声终于响了。董娇再也忍不住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等待
着身体火热的散去。
  过了一会儿,董娇爬了起来,鼓着腮帮,盯着何平,弄着何平忍不住吞了吞
口水。
  「不理你了!」娇声响起,董娇说完将,撇过头,不再看何平。
  快上课时,何平对董娇说:「董娇,抱歉,我忘带书,能和我一起看吗?」
  董娇虽有怨气,但这样的请求董娇无法拒绝。董娇瞪了何平一眼,慢慢的说:
「那,好吧!」
  何平露出了笑脸,一边就开裤子,露出硬了不知多久的肉棒,一边说:「那
你做我怀里吧,我们既能一起看,你又能很好的做笔记。」
  然而不等董娇就所反应,何平抓住了董娇娇躯,让肉棒贯穿进入其内。
  董娇自然尖叫起来,但却被巨大的上课铃声所掩盖。
  何平双手握住双乳,轻声说:「董娇,上课了,我帮你稳住身子,你认真做
笔记啊!」
  虽然空间狭小,但挡不住何平干人的心。何平悄悄运用空间之力,让肉棒不
断的抽插起来。
  就这样,在教室的角落一个女生坐在一男孩怀里,红着脸,做着笔记,时不
时身体一阵抽搐。
  突然,何平将手拿了出来,捂住了董娇的嘴,然后身体向上一顶,将精华射
入子宫。
  董娇被捂住了嘴,但身体却向上一耸,腹部明显鼓了起来。
  射完以后,董娇整个人瘫倒在何平身上,惹得何平又一阵抚摸。
            第七章体育老师林清笛
  下午有节体育课,这让何平期待不已。
  由于朝阳学院没有统一的服装,体育课的进行也有些困难。因此,学院不得
不修建更衣室来换统一的运动服。也因此让何平这唯一的男生饱了饱眼福。
  然而,何平的目标并不在此。「好了,上课了,赶紧集合。」一个轻柔而熟
悉的声音响起。没错,这就是这次的目标――体育老师林清笛。
  学生迅速集合。接着,林清笛说:「好,现在开始,热身运动。一,二,三
……」伴随着大奶子不断的晃动,林清笛带着学生做起准备活动。
  何平当然没有动,只是一直盯着那双摇晃的大奶子。
  林清笛渐渐热了起来,有了些汗水。做完了热身运动,吩咐起今天要做的任
务。
  这时,何平走过来,一脸不好意思的对林清笛说:「老师,我还有一个地方
没能热身,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好,热身不够可会在运动时伤到身体的。」林清笛想都没想,一口答应,
「你说哪里?」
  「这里。」何平指了指肉棒,并将裤带解开,放出来刚刚垂下的肉棒。
  林清笛显然没有对这女性没有的东西感到不寻常,看了又看,无奈的说:
「何平,你这东西我不知道怎么热身?」
  「没关系,我知道,只是需要你协助罢了!」何平笑意满满的说到。
  林清笛点了点头,说:「这样啊,那要我怎么做,我配合你。」
  「首先,你讲你的衣服拉起来,将胸部露出来。」
  「好。」林清笛伸手将衣服向上一拉,两个绝美白皙的乳房跳出来,两个红
葡萄点缀在上面,「可是,这有什么用呢?」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何平拍了拍双乳,回忆着当时的舒服,「你双手握
住乳房,然后将它夹在中间,然后上下撸动,直到它立起来。」
  「ok!」说完,捧着乳房夹住了肉棒,奋力撸动起来。
  柔软刺激着何平的肉棒,让何平不得不多次深呼吸来控制自己的肉棒。但那
股火热太过强烈,让何平不断的颤抖。
  因为这颤抖,林清笛停下了动作,撒娇般地说:「别动好不,刚找到点感觉,
被你这一动又找不到了!」
  「知道了。」
  林清笛听到着句话,笑了笑,接着卖力地的干了起来。
  在一阵摩擦后,何平在也忍不住,让肉棒抬起了头,冲进了林清笛的嘴中。
  林清笛先是一愣,下意识的小舌舔了舔龟头。
  柔软小舌带来的舒适感刺激着何平,让何平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林清笛松开了嘴,放出了龟头,龟头和嘴唇之间的唾液连丝证明着龟头的来
访过。
  林清笛神采连连,说:「真的立起来啦,有意思!」
  「老师,这还没完啦,这是第一步。」何平用直立的肉棒碰了碰林清笛红润
的脸蛋,「老师,你将裤子脱掉,把它插进你下面的洞穴里,之后的事我来就可
以了。」
  「好。」林清笛解开裤带,脱掉裤子,整个下体暴露在空旷的操场上,「不
过,这个这么大,能插进去吗?」
  何平笑而不语,慢慢坐下,将肉棒垂直而立。林清笛见何平没回答,只好背
对何平,神情稍显严肃的将肉穴对准肉棒,用力一坐。肉棒贯穿,甚至突破了子
宫口,来到了子宫。
  林清笛自然尖叫了一声,但却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何平先是一惊,然后开足马力,抓住林清笛的大腿奋力抽插起来。
  林清笛渐渐沉浸在美妙的热身中。
  「林老师,我们做完了!」同学们慢慢围聚到他俩附近,看着两个人做着活
塞运动,而且林清笛的呻吟声传入她们的耳中。
  一个女同学小心翼翼的说:「老师,你们……在干什么?」
  「嗯……嗯……我……啊……啊……我在帮……啊……帮何平同学……热身
……啊!」说完,在学生的注视下泄了身,然而何平并没有停止,继续抽插。
  那位女同学继续说:「那老师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这时,何平双手抓住双乳,这林清笛耳边轻言了几句。
  林清笛点了点头,说:「你们……自由活动……嗯……啊……几个人留下
……帮忙」说完指了指董娇,吴诗雅,继续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众人渐渐散去,只留下董娇和吴诗雅在原地。林清笛又说:「你们……听
……听他安排!嗯……嗯……」
  何平一边奋力的干着,一边对两人吩咐了几句。
  吴诗雅和董娇对视了一眼,没有一点拖沓的脱掉了身上仅有的衣服。
  吴诗雅骑在了何平的腹上,让大腿细嫩的肌肤和肉穴与何平的腹部亲密接触
着,然后服下身躯,将何平的头抱在怀中一只乳头准确的进入了何平的嘴中。何
平也毫不客气的吮吸起来。
  而董娇则走到何平闲置的手边,坐下,打开双腿,露出美穴。董娇一手拿起
何平的手,将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慢慢插进了自己的肉穴,另一只手也没闲着,
玩弄起自己虽小却精致的胸部,发出悦耳的娇声,给何平快感。
  突然,一阵冲天的娇声,精液喷射出来布满了整个子宫。
  然而何平并没有就此为止,将林清笛放在一旁,抱起吴诗雅和董娇轮番征战
起来。
            第八章单纯可爱的丫头
  又到放学时刻,何平坐在座位上伸了伸懒腰,回味着这次运动不错的体育课。
  突然,何平猛地拍了一下脑袋,喃喃道:「瞧我这记性,还得去接陈嘉柔呢!」
  说完,一个瞬间移动,移到了陈嘉柔所在的学校附近。何平一眼就望到了完
全继承其母亲美貌的陈嘉柔。此时的她正在和两个女孩聊着天。
  何平虽然成为神一般的存在,但好奇心依旧存在。于是,一个隐身,来到了
她们三个附近偷听起来。
  偷听了一会儿后,何平也渐渐没了耐心,将视线转移到了陈嘉柔的身上。陈
嘉柔虽然只是初三学生,但发育却不小。C杯大小的奶子已经将校服高高撑起,
更重要的是她还穿着内裤,让何平有些兴奋。
  见时间还早,这三位女孩聊得正起劲,何平边悄悄修改了这个区域人的思维。
  何平首先用嘴巴吻了一下陈嘉柔的嘴唇。
  陈嘉柔被这突如其来的触感惊到,忍不住「呀」了一声。
  「怎么了,嘉柔?」女孩a显然发现了陈嘉柔的异样。
  「不,不知道怎么的,我的嘴唇好像被什么东西碰到了!」陈嘉柔缓缓说到。
  「啊,什么也没有啊,是你的错觉吧!」女孩b说。
  「可能吧!」
  何平心中暗笑,但手上又开始动作,用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陈嘉柔的大腿。
  「刚才好像大腿被摸了!是不是有鬼啊?」
  「真的吗?好可怕!」女孩b说。
  「不可能,这世界上肯定没有鬼神,科学家们不是早就给出结论了吗!」
  何平此时又动了,轻轻的用舌头舔了舔陈嘉柔的手指。
  「刚才又舔了舔手指。」
  「不要在猜这猜那的了,那肯定是你的错觉!」
  何平看时机已成熟,立刻将手附上了陈嘉柔高耸的乳房,并不断用法力刺激
着胸部。
  「啊,现在又……」
  「打住,不要再说了,到此为止。」女孩a显然有些恼怒。
  被这一训斥,陈嘉柔不得已闭上了嘴。
  法力慢慢地但源源不断的刺激着乳房,乳头渐渐顶住了何平的手心。红润渐
渐弥漫到了陈嘉柔的脸上,陈嘉柔也忍不住有些喘气。
  「怎么了,嘉柔?是不是病啦?」女孩b有些焦急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感觉……不太像。」陈嘉柔柔柔的说。
  「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女孩a也有些焦急。
  「不用不用,我妈马上就会来接我了!」陈嘉柔连忙摆摆手,微笑着说。
  说完,两位女孩的家长就到了,接走了两个女孩,只留下陈嘉柔一人在那儿
等待。
  这时,何平解除了隐身,一位紧贴女孩后背的双手握着女孩胸部的男子显现
出来。
  何平捞起了陈嘉柔的衣服,将娇美的大奶子暴露在外,并让手心和乳房真正
的亲密接触,同时不断揉捏起来。
  何平问陈嘉柔:「请问,你是陈嘉柔吗?」
  陈嘉柔并没有对何平手上的动作感到奇怪,慢慢的说:「是……是呀!大哥
哥,你是谁?嗯……」
  「嘉柔,我是你妈的朋友,替你妈来接你的,你妈妈有事来不了!」
  「是吗。」陈嘉柔红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落寞。
  「对了,嘉柔。我看你脸这么红,是怎么了?」何平轻轻的说。
  「我……我也不知道。」
  「我想你可能是病了,等到家时,我给你检查检查。你先让我背回去吧。」
  「好吧。」感受着弥漫在全身的快感,双脚也不住的颤抖,陈嘉柔想:看来
只能这样了。
  何平立刻背起了陈嘉柔固定住,双脚绑在身前,一手不断摩挲着陈嘉柔细腻
的大腿,一手将包住小穴的内裤掠到一边,然后何平一边走着,一边用手指在小
穴里慢慢的有节奏地抽插起来。
  陈嘉柔双手环在何平脖子上,快感让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红红的脸蛋贴着何
平的背,细微的娇喘从她的嘴中飞出。
  何平并不想花太多时间在路上,于是,一个瞬移,回到了陈嘉柔家中。
  何平立刻加快了手指的速度,一声娇喘,陈嘉柔泄身了,留下了一摊淫水。
  何平轻轻抖了一下陈嘉柔,说:「嘉柔,到了!下来吧!」
  「嗯……好!」陈嘉柔放在地上,腿一抖,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下,幸好何平
及时从后面抓住了她的胸部,让她不至于倒在地上。
  「没事吧,嘉柔。」
  「哥哥,能帮我抱到我的房间吗?」
  何平点了点头,将陈嘉柔抱到了她的房间,她的床上。
             第九章为母女治病
  不得不说,陈嘉柔的房间里整洁可爱,到处都是洋娃娃,课桌,床头都有。
  何平四周望了望这充满少女气息的房间后,一边说:「嘉柔,我帮你把衣服
脱掉啊,方便我等会儿的检查。」一边扒光了她剩余的衣服,露出了红润柔美的
圣洁的娇躯。
  接着,何平说:「嘉柔,我的检查很有效,但方法有些特殊,会有些奇怪的
感觉,你尽量不要反抗。如果你忍不住……你不是喜欢洋娃娃吗,你可以像抱洋
娃娃一样抱住我。」
  陈嘉柔听了,深呼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何平立刻将整个身子压在了陈嘉柔娇躯上,大嘴吻在了陈嘉柔的红唇上,舌
头冲锋陷阵,与陈嘉柔的舌头交站起来。
  吻了一会儿后,何平的嘴离开的陈嘉柔的嘴唇,沿着脖子、锁骨、奶子,一
直吻上了乳头,轻柔的挑弄起来。
  陈嘉柔渐渐有些抵抗不住,双手紧紧抱住了何平的头,嘴里有了几丝呻吟。
  何平的双手也没有放置不作,慢慢轻抚这陈嘉柔的大腿,由外到内,由下到
上。
  后来,何平的嘴再一次离开了,留下了被何平口水浸湿的乳头。他的嘴翻过
高耸的山地,滑过平坦的腹部,穿过茂密的黑森林,进入了冒着泉水的地域。
  陈嘉柔的手跟随着何平的头,将何平的嘴按在了她的圣地。激烈的快感刺激
着她,她忍不住问:「哥……嗯……哥哥,还……还有多久……」
  「快了快了!」虽然如此回答,但何平并没有想尽快结束,先是亲吻,然后
慢慢的舔弄,最后将舌头伸进去,仿佛想要堵住泉眼一般。
  最后,陈嘉柔泄了,何平才停下来,有床单擦干了,脸上的圣液。
  看着气喘吁吁的陈嘉柔,何平说:「嘉柔,经过哥哥检查,你确实病了,但
哥哥有对应的治疗方法,只要你配合,保证药到病除!」
  「真的吗?」陈嘉柔显然有些不相信。
  何平一边微笑着点了点头,一边脱光了衣服,露出狰狞的凶兽。
  「那好吧,来吧!」陈嘉柔仿佛下定决心的说。
  何平双手抓住陈嘉柔的大腿,将凶兽抵在穴口,慢慢推进,直到子宫口。接
着,何平不再怜惜,开始了活塞运动。
  刚开始,陈嘉柔还咬着牙拼命忍着,没过一会儿,便传出了阵阵娇声。
  「啊……啊……好……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哥……啊…
…好爽……不要……不要停……啊……啊啊啊……」
  两个大奶子在这剧烈的运动中不断前前后后,交合处不断渗出淫液,浸湿了
下面的床被。
  何平抓住陈嘉柔的娇躯,一转,使陈嘉柔双手撑床,双膝跪床,一边奋力干
着柔软的小穴,冲进了子宫,一边解释说:「嘉柔,这样更好治疗。」
  「吱」本来掩着的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没错,是陈玉婷。
  陈玉婷看着这一切,有些惊讶的问:「你们在干嘛?」
  何平回头看着陈玉婷,但身上的动作却没有一丝停歇。何平解释道:「婷姐
回来啦!嘉柔今天状态不好,我检查了一下,发现她可能病了!」
  刚一说完,陈玉婷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正欲询问,陈嘉柔大喊:「要来
啦!」一股洪流瞬间冲击起堵住自己去路的肉棒。
  何平也心领神会,打开精关,放出一股股精液,撑满了陈嘉柔的子宫。
  陈嘉柔终于支持不住,向前一倾,瘫软在床上,喘着热气。
  何平拔出了依旧挺立肉棒,走到陈玉婷面前,让肉棒隔着裙子紧贴着陈玉婷
的下部,说:「不过现在没事了,我刚才已经在治疗了,你可以放心了!」
  「原来你们……」陈玉婷这样的聪明人很快明白了刚才的情况。
  「对了,这种病有遗传性,要不要帮你检查一下?」
  「这样啊,行,来吧!」
  「不不不,我不检查,我想让嘉柔替我。因为这种病即使被我治疗了,也会
有几率复发,如果我不在怎么办。」
  「很有道理哦!ok!」
  「那,婷姐,你先把衣服都脱,为检查做准备。」
  说完,何平拍了拍陈嘉柔的翘臀,说:「起来了,给你妈妈检查检查。」
  听了我的话,陈嘉柔很不情愿的爬了起来,此时依旧清晰可见小穴与床被有
一条白线。
  「嗯,不想动!」陈嘉柔懒懒的说。
  「嘉柔,赶紧的!不然明天不陪你玩了!」陈玉婷有些恼怒道。
  陈嘉柔无奈,只能缓缓爬起来,让妈妈躺在自己刚才所在的位子上,然后趴
在妈妈的娇躯上。
  何平看了,说:「嘉柔,还记得我怎么给你检查的吗?」
  陈嘉柔点了点头,看着妈妈,缓缓说:「妈妈,我们好久没有这样亲密接触
了吧。」
  「的确,那今晚我们一起裸睡,谈谈心,如何?」
  「好好好,那我开始啦!」
  「嗯,呜呜呜……嗯……嗯……」
  「嗯……嗯……啊……啊……,别……别吸的太重,啊……啊……」
  一大一小两具娇躯在何平的面前缓缓运动着,吸引着何平的目光。
  何平再也忍不住,将陈嘉柔压在陈玉婷身上,将肉棒送入了陈玉婷的肉穴中。
  一个小时后,陈玉婷和陈嘉柔都躺在了陈嘉柔的小床上,淫穴流出的液体浸
湿着下面的床被。
             第十章与母女的游戏
  换了被套,吃过饭,洗过澡后,在陈嘉柔的要求下,母女俩决定在陈嘉柔的
房间睡觉。
  不过,距离睡觉还有一段时间,因此,母女俩决定玩玩游戏再睡觉。可是,
玩什么游戏呢?这成了一个难题。别看母女俩富贵,但家里的游戏设施却没有。
  不过,幸好有何平在。何平提出了一个情景游戏――《隐身人的命令》。规
则是:通过某种方式,让一个人被当做隐身人,他所做的事情要被当做不存在,
同时,他的命令其他参与者不能违抗。
  母女俩思索了一番后,点头同意了。于是,游戏开始了。
  不知是何平故意,还是运气的确很差,前几把何平一次都没有当过隐身人。
  终于何平忍不住了,说:「最后一把,这一把我要求的结果一直持续到十二
点!」
  「有什么不可?」母女俩显然是玩上瘾了,对于这样的要求想都没有想就答
应了。
  不出意料,何平获得了最后的隐身人机会。何平立刻露出了微笑。
  母女俩并没有对此感到多大吃惊,看起来是有些防水。
  陈玉婷叹了一口气,说:「你赢了。」
  陈嘉柔装着可怜样看着何平,说:「哥哥,手下留情哦!」
  「那开始吧,隐身!」
  母女俩先是闭上眼,然后缓缓睁开眼。
  何平对两人说:「你们先坐着把衣服脱了,从上衣、裤子、内裤的顺序脱,
婷姐先,婷姐脱完,嘉柔在开始。」
  说完,陈玉婷忍不住有了一丝羞涩,同时心中有一丝疑惑,心想:他都看完
了我的身体,为什么我还这样?
  陈玉婷开始慢慢地动手,一颗一颗地解开了衬衣的纽扣,深深的乳沟吸引住
了何平和陈嘉柔的目光,甚至陈嘉柔低下头看了看胸,想:我什么时候才能这样。
  解开了纽扣,陈玉婷将衣服拉向两边,露出摇晃的大奶子。
  当陈玉婷正准备将衣服从肩上拉下时,何平说:「婷姐,不许用手,上下摇
晃身子,将衣服抖下来。」
  说完,何平在陈玉婷准备摇晃身子的同时,双手抓上了巨乳,大拇指和食指
揉捏着乳头,整个头买埋在了双乳间,感受着它们的柔软,同时伸出舌头舔着内
侧。
  何平的动作自然给陈玉婷带来了快感和不小的阻力,但陈玉婷因为游戏规则
却并没有,陈玉婷忍着快感不断晃动着身体,即使每次的幅度小之又小。
  不知多久,陈玉婷的衬衣掉落在地上。何平也停止了动作,没有在增加难度。
  陈玉婷有些懊恼的瞪了何平一眼,嘟了嘟嘴,喘着气快速偷光了剩余的衣服。
  轮到陈嘉柔,此是的陈嘉柔坐在一旁,双手撑着脸,仿佛很懊恼,但脸上的
红润却出卖了她。
  陈嘉柔在何平的瞩目下,脱光了衣服,留下了依旧光洁的身躯。
  何平对陈玉婷说:「婷姐,先躺在床上看书,不会管嘉柔的情况。」
  说完,陈玉婷二话没说,起身,上床,抓起一本书,看起来。
  接着,何平对陈嘉柔说:「嘉柔,你到课桌前坐着看书。」何平一边说,一
边脱着衣服,先走到课桌,坐在了椅子上。
  陈嘉柔听完了,看着何平的行为有些疑惑,但却没有迟疑走了过来,坐下。
  何平在陈嘉柔坐下的同时,立刻将肉棒对准小穴。
  于是,由于重力原因,肉棒毫无阻力一般,进入了子宫。
  虽然,已经有过一次经历,但毕竟只是初中生,陈嘉柔依旧无法完全承受巨
大的肉棒。「嗯……」
  过了一会儿,陈嘉柔渐渐适应过来,拿起一本书,看起来。
  何平会让她这样轻轻松松的看书吗?当然不会。何平站了起来,一手拉开了
椅子,一边做起了活塞运动。
  本已静心的陈嘉柔措手不及,脸蛋瞬间就红润起来。陈嘉柔忍着冲击稍稍回
了回头,用眼角看了看身后双手抓着自己腰的不断让大肉棒进出自己圣地的何平
后,努力将视线拉回到书上。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快感如浪潮一般在一次一次的冲击下,漫过了陈嘉柔
全身。
  陈嘉柔也渐渐不能保持原来的样子。一会儿低下头,嘴边的水珠滑落在桌上;
一会儿又仰起头,随娇喘而出的热气消散在空气里。不过,每一次陈嘉柔都因为
游戏规则都强行让自己的视线回归书本,即使保持的时间越来越断。
  何平弯下腰,将自己的胸膛压在陈嘉柔的背上,双手滑动着肌肤,附上了挺
立的大白兔,玩弄起来。
  何平将嘴放到陈嘉柔耳边,说:「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然后朗读接下来的
内容。」
  陈嘉柔双手颤抖着放下了书,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点开了录音功能后,开
始朗读。
  「嗯……那……那些……啊……狼啊……慢……慢点……嗯……时常……三
……嗯……嗯……三三两两地……啊……啊……不要……不要啊……嗯……从
……」
  陈嘉柔忍受着抽动,断断续续的读着文章,接着一股精液注入,一声娇啼响
起,陈嘉柔瘫倒在桌上。
  何平拔出肉棒,将陈嘉柔放在了椅子上,淫穴不断流出液体,寝室了陈嘉柔
的屁股。
  何平走到了婷姐身旁,看到了一个满脸红润,一手拿书,一手揉胸的婷姐。
  原来,虽然何平命令她不管陈嘉柔,但淫乱的声音早已深深的吸引了陈玉婷
的注意力。碍于游戏规则,陈玉婷无法明面注视,只能假装看书,但却接受着淫
乱的喊声,受着气氛的感染,不明其原因的摸上了自己的高山,眼角时不时看一
看何平俩的激情场面。
  何平说:「婷姐,你过去看一下嘉柔的情况,然后和她聊聊家常。」
  陈玉婷先是一惊,仿佛一时没反应过来,但却也没有太多迟疑,缓缓走下床,
靠着椅背,摸着陈嘉柔的背,柔声说:「嘉柔怎么了?」
  「嗯,没事,只是太爽,太舒服了一点!」陈嘉柔慢慢用手支撑起了身体。
  紧接着,两人边愉快的聊起了家常。何平走了过来,双手拉开陈玉婷肉穴,
然后肉棒好不停息的冲到了最深处,慢慢抽动起来。
  然而,也许是陈玉婷的适应能力太强,竟然能流畅的和陈嘉柔对话。
  何平心想:幸好早有准备。
  「嘉柔,把刚才的录音放给你妈妈听,要自然点。」
  不得不说,女人是天生的演员。陈嘉柔对陈玉婷:「妈妈,我刚才读了一段
文章,帮我看看效果如何。」
  「好啊。」对于女儿的要求母亲怎么会拒绝呢。
  陈嘉柔露出了笑脸,开心的点了播放。紧急着,刚才的淫乱声音充斥着整个
房间。
  何平听到这声音,立刻加快了速度,狂风暴雨般进攻着淫乱的肉穴。
  陈玉婷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抽插,开始不断的浪叫。录音里女儿淫乱的朗读声
与母亲的浪叫重叠着,组成了淫乱的交响曲,刺激着何平的耳朵。
  当录音的放完时,何平也放开了精关,混合双声娇啼在此刻完成。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很久综合』 -- 『www.gghhee.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